老者摇了摇头,“他是金属性灵根,你是火属性,你说呢?”
大家听到老者这样一说,这才好似反应过来一般,脸上都有些讪然,金属性的单灵根,这里面还有一位最有发言权的人,便是掌门金棕了。
“白箘说的对,只有掌门师兄最合适了。”安静了一会,有人终于开口了,红金看了眼他,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红金,这次刚巧这孩子的属性便与我一样,也是缘分,你看剩下的这些里,可有你满意的?”金棕笑着对红金说道,他本来这次也没打算再收徒的,只是竟然难得遇上一个金属性的单灵根弟子,这种难得的天赋,他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红金鼻子里哼了一声,并没有反驳,而是将眼神放到了大厅里站着的其他人。他第一眼便扫向了站在男孩旁边的林欣,这个虽然不是单灵根,但也是剩下的人中天赋最好的,三灵根也不错。
“红金师弟,这个孩子你可别想,没得耽误人家,她跟我有缘。”突然林欣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一个身穿青色长裙的美丽女子身旁,她此刻正笑呵呵地看着红金说着。
“玉善师姐。。。”
林梵略显迷惑地看了眼红金,他为何不跟那个女子争执一番?像跟那个白须老者一般,或者是对掌门那般无声的抗议?
“不让你吃亏,待会去我玉竹峰拿那块赤炎石吧。而且这孩子的属性跟你也不合,拜到你无我峰怕是会有所耽搁。”
红金眼睛一亮,死死的盯着玉善看,好似不相信她会将赤炎石给他一般。要知道他已经在玉善那里死磕那枚赤炎石有十来年了,要不是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也不会一直在她那里死磕。
他的本命法宝,正需要赤炎石的加入炼制,威力才能更上一层楼。其他地方都找了没找到,据他所知而且有一丝可能能得到的,也就是玉善这里了,所以这十年来他可谓是跟在玉善屁股后头累死累活啊。没想到这次玉善竟然大方了一回,终于舍得将那枚对她没什么用处的赤炎石给自己了,红金本来心中的那丝不满委屈,一下子便没了。
“真的?师姐,你可不能骗我。”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这里这么多人都可以做见证。”玉善好笑地说道。
红金看了看周围,见新来的弟子们也都好奇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脸上一热,讪然轻咳了一声。“师姐说是,我哪有不信的,这边先谢谢师姐了。”
“好了,赶快将这些弟子们都带回去吧,好生安排着。”金棕轻咳了一声。
最好的两个已经被挑走了,只剩下林梵这些全都是伪灵根,通过考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