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完成的不错。”丹长老递给她一个小玉瓶,满意的点头。
“谢谢丹长老。”林梵双手接过玉瓶,笑着回道,一手紧紧拿着玉瓶,这可是聚气丹啊。
林梵看了眼丹长老,抿了抿嘴,“丹长老,不知您这里还有任务需要弟子做的没?”
她觉得丹药峰这里,虽然任务难一些,但是来这里的人少啊,最重要的是这里灵气浓郁啊。
丹长老意外地看向她,还想来做任务?
“怎么,你还想来?”
林梵点头,认真的看他,心中在盘算着要怎么解释。
“去任事堂看看,应该还有的。”谁知丹长老并没有询问理由,只是挥挥手让她离开便转身走了。
林梵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嘴,好吧,还是没有后门可走的。
低头看着手中握紧的玉瓶,林梵弯了弯唇,去任事堂也好。想着便转身往外走去,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肚子饿的不行,先去吃饭,等明日再去任事堂。
心情好,点了四份成人量的饭食吃下,食堂里的人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林梵现在在剑仙派也算是个小小的风云人物啊,吃的多,长得壮。
回到房中,林梵将那瓶聚气丹拿出来,圆润珠滑,发出微微的光辉,散发出丝丝的香气来。深吸一口气,林梵感觉体内的气息都开始奔腾起来了。
没有多犹豫,张口便将其吞了下去,跟凝气丹不同的感觉,聚气丹也是入口即化,流入体内的暖流比凝气丹要强上好些。
林梵连忙运起功法在体内运转,慢慢的竟然感觉到身体有种熟悉的疼痛感出现。筋脉就要被撕裂的预感,几乎是下一刻,林梵便感觉体内好些筋脉都在一瞬间被撕裂开了。
啊!!!
她咬紧牙关依然是发出低吼声来,脸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整张脸看起来狰狞不已。
好在这种痛楚比之从前吃下白茯草时候的痛苦要轻些,林梵咬紧牙坚持运行着功法,缓缓地将那股暖流慢慢引导着走向。慢慢地本来狂暴的能量暖流,渐渐地平缓了下来,体内内的筋脉撕裂开的也慢慢的愈合了。
一夜过去,林梵睁开眼睛,却是感觉身体虚脱一般的无力,衣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极不舒服。
不过,过后,她却感觉身体再次轻盈了不少,内视体内,发现多出了好些筋脉,从前的那些堵住筋脉经过这一次的扩展,打通了不少。
休息了一会,感觉好了一些后,林梵走出门外,本想直接去吃饭的来着。因为此刻她肚子实在是饿,可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情况,还有时而散发出的奇怪味道,撇了撇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