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原来妖兽这么难杀!
背后靠着树干,抬头看着枝叶斑驳,突然想到爷爷当初为了给她摘来白茯草,击杀了一头妖兽的事情来。爷爷也是炼气期二阶的实力,跟自己现在一样,可是他杀的那头妖兽却不是这头野花鹿可以比拟的。
眼眶一热,她眨巴了下眼睛,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爷爷说过,血腥味很容易引来妖兽,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转头看了看四周,林梵一愣,这是哪里?
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林梵震住了,自己到底追着这头野花鹿跑了多远。心中有些紧张担忧,但是现在最紧要的是离开这里,至于这是在哪里,等先离开再说吧。
随意选择一个方向,林梵便往那边跑去了,大概过了一刻钟,确定已经远离血腥味那边,林梵这才停下来。
原地打了几个圈,林梵皱着眉停下来,她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来着?
在储物袋中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可以给自己指明方向的东西来,伸手绕了绕头,抬头看上空,现在倒是还早,但是自己在天黑前没有找到出路,怕是就要麻烦了。
总不能坐以待毙,林梵选择一个方向,往前走去,半个时辰后,林梵僵直着身体站在那里不动。挡在她前面的却是一头壮硕的虎妖,林梵白着脸紧盯着对方,手中握紧了匕首。
背后已经是树干,林梵此刻无比后悔自己的随意,为何要随意选择一个方向走,这么随意地就走进了更深处。真是要多倒霉有多倒霉,竟然碰上一头虎妖,看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林梵心中颤抖,好吧,自己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够人家看的。
最重要的是,她此刻并不是全盛时期,虽然有聚气丹恢复,但是也才恢复到一半罢了。
她看不透这头虎妖的实力,心知对方的修为比自己高出不少,便知道自己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这里人烟稀少,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人在,她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只能靠自己了,林梵咽了咽口水,手中抓了一把凝气丹吞下,又将仅剩下的三枚聚气丹一并吞下。
感受那股强烈的能量充斥着身体,她脸上瞬间便涨红了起来,眼中都有些血丝出现。这是一次性吞下太多丹药的缘故,巨大的能量在体内窜动,其中的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过相应的,这么一来,她的灵力也恢复如初了,更甚至隐隐有种比之前还要强大的感觉。
正在此时,那头虎妖低吼一声,对着林梵快速冲了过来。林梵手中火球术施展,一边迅速往旁边打滚过去,那一瞬间自己的火球术也已经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