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大口吃着肉,身上的疼痛都忘记了,她还是第一次吃妖兽的肉呢,以前都是捡着那些野鸡野兔子来烤着吃,现在这可是差点要杀了她的妖兽啊。
“怎么样?好吃吧。”林梵看了眼也在不停吃的唐渊。
“还不错,不愧是林梵的手艺,这段时间真是苦了我的肚子。”
林梵嘿嘿笑,两人将那头虎烤了一半,剩下那一半放唐渊那里了,她的储物袋太小,放太多东西不够地方啊。
好在放在储物袋中,也能保鲜一些日子,过几天再来烤一次就能吃完了。
林梵本想带些回去给林宇他们吃,不过转而一想这个来历什么的有些说不清楚,便算了。
她跟唐渊认识的事情,并不想在门派中传的沸沸扬扬,他可是剑仙派的名人。
“嗝!”林梵打了个饱嗝,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不由得感叹,不愧是妖兽啊,她竟然有种吃撑了的感觉。
从来没有觉得这么饱过,林梵躺在草地上,看着天空蔚蓝。
“啊,吃撑了。”耳旁传来唐渊的声音,林梵微笑,虽然之前打算让唐渊多吃些,可耐不住人家吃肉的能力赶不上自己,最好还是她吃的多些。
两人竟然也就将半头虎肉给吃完了,林梵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感觉体内不只是肚子胀,就连筋脉都有些胀的样子。
“闭眼,运功。”唐渊的声音传进耳朵,林梵听话的运气功法,引导体内突然出现的灵力,满满地之前那种肿胀感开始消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灵力在体内行走了三个周天,林梵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转头看去,正想要跟唐渊说自己的发现时,却发现身旁并没有人在。
她愣了愣,转头看向四周,“唐渊师兄?师兄?唐渊?”
并没有人回答她,看来是已经离开了,林梵看了看还有些小小的火苗在燃着的烤架那里。
弯了弯唇,将东西收起来,转身也准备离开,这里她还是认识的,这正是第一次见唐渊的地方,那个小溪旁。
她刚才想要告诉唐渊的是,自己的灵力竟然又涨了一点点,会这样,她猜测是不是因为那头虎肉的原因。因为妖兽体内是含有灵力的,自己吃了那些肉,接着便是那样的感觉,不联想到那里去也不可能。
不过,显然唐渊师兄应该是知道的,不然那他也不会让自己运功了。要感谢的事情还真多啊,这位师兄不过是吃了自己几顿烤肉,还是有偿的,大好人也。
回到柳萃居,并没有人在,林梵进到房间换好了衣裳,那一身破了的衣裳是不能用,只能改日再去另一套。
现在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