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见唐渊说的认真严肃,只得答应不再理会这事,安心准备接下来的宗门大比之事。
两人分开之前,唐渊还给了她一件软甲,用来防身的,可以抵御筑基期以下的攻击。
林梵欢喜不已,有了这个自己更是没有顾虑了,连忙接过来道谢。“别高兴太早,这只是护住要害,你可别整天拖着伤回来见我。”见她喜形于色的样子,唐渊忍不住出声斥道。
“放心,我不会那么傻的。”林梵小心地将软甲放入储物袋中,笑着对唐渊说道。
这般说着,唐渊又掏出许多的丹药来给她,不过大多数都是疗伤的丹药,再就是一瓶聚气丹。
“你自己小心些,我这几年可能也没什么时间过来。”唐渊总感觉有些不放心,这丫头看着怎么都不让人省心啊。
听着唐渊叨叨絮絮的叮嘱,看着他眼中的担心跟温暖,林梵眼中一热,喉头涩了涩,连忙低下头去眨了眨眼睛。自从爷爷去世后,唐渊是第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人。
“放心吧,你就安心去修炼吧,等着我拿个宗门大比的第一名回来给你看。”抬头灿烂一笑,扬起下巴自信非常。
“好!我就等着。”唐渊终于意识到自己像个老妈子一样的说个没完没了,不由得讪然,又见林梵一脸的灿烂,他也好像被感染了一般,弯起唇笑。
回到柳萃居的时候,院子里安安静静的,林梵没有进去,转而去了食堂。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没有出去,直到两个月后,这才开始继续接任务。
林梵应吴森跟楚棱的邀请,大家一起接任务。她本来也是想着跟他们一起,自然就答应了,本来他们还想邀请林宇的,不过林宇很早之前便已经答应跟秦俊杰了,他们也便作罢。
时间飞逝,春去秋来,林梵每日都过得非常充实而忙碌,几乎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
=======我是时间的分割线=======
一片翠绿的延绵山林,最深处的一处恶臭熏天的沼泽中,时而冒出咕噜咕噜的气泡来,隐约可见泥水下有东西在游动。
四周就连一只妖兽都不见靠近,旁边的草木大多都已经黑了枝叶,不远处的树木花草倒是依然生机勃勃。
此时一头飞鹰从沼泽上飞过,却在它飞过大半的时候,突然沼泽中飞跃出来一条有成年人腰粗壮大小的黑色蟒蛇。其速度飞快,迅速便咬住了空中正飞行的飞鹰,那飞鹰对突如其来的遭遇只来得及哀鸣一声,便没有声响。
黑色蟒蛇咬住飞鹰,便要往后退去进入沼泽中,却在此时突然从旁打来一道厉光,直对那黑色蟒蛇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