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心情还是不高兴的话……”父亲看了看杨子溪的脸色,继续说道:“就出去旅游吧,带上钟梨和石尧。我没想到陆阳文是个这样的人……”
杨永这么说,所以杨子溪就真的叫上钟梨和石尧去泰山看日出。
“陆阳文真不是个好东西,男人里边哪里有他这样的败类!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我就揍他了!”石尧义愤填膺,似乎陆阳文丢了全天下男人的脸:“哪有快到结婚的时候说分手的,你们这么多年的情谊都喂狗了?!移情别恋!没担当的畜牲!”
钟梨简洁明了,在泰山顶上撩袖子:“下山了老娘就替你揍他!还有那什么晏海清!一对狗男女!有钱是大爷,啊呸,大娘吗!为钱折腰的男人我真瞧不起。”
钟梨也是女中豪杰,深秋破晓时分都敢在泰山顶上撩袖子,一点也不怕冻着了。
杨子溪怕。
所以杨子溪伸出手把钟梨推开:“别挡着我看日出。下山了就回去跟我爹交差,说已经把我安慰好了,然后我们去泰国玩一趟吧?正好现在在泰山,一条龙玩了得了。”
石尧翻了个白眼,泰国跟泰山能一条龙?地理都学哪里去了。不过这时候他不敢说,因为钟梨很忧郁。
钟梨叹了一口气,坐在杨子溪旁边,说:“我早知道陆阳文不是什么好东西,还好你不是真喜欢他,分了也就分了。”
杨子溪点头附和:“对,趁他还没骗走我爸的公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语气冷静得不像在说自己的事情。
“人家有晏海清的股份了,瞧不上你家了呗。”钟梨翻了个白眼。
杨子溪感叹:“晏海清怎么就这么有钱呢?”
钱。
杨子溪以前不知道钱那么值钱,也没有想过陆阳文是冲着钱来的,她一直以为对方是迷恋自己年轻漂亮来着。
网上总说,颜值第一,现在看来都是屁话。晏海清长得那么阴沉不也有人趋之若鹜?总而言之,钱是好东西。
杨子溪突然无力地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不喜欢陆阳文,同意结婚仅仅是被美色所惑以及老爸的认可,但是被人用钱挖墙脚毕竟还是一件令人难受的事情。
天将破晓,黑色的夜幕渐渐被染上金边,太阳如同出浴的美人一般出现,先让云霞打了头阵。从那一点点暧昧的黄色延伸开去,天地交界印在杨子溪的眼里。她目力所及之处已经足够辽阔,但是在地平线之下一定还存在着更广袤的天地与更可爱的芸芸众生。
一时间,天地苍莽、宇宙永恒之类的感慨浮了上来,杨子溪突然觉得自己的困扰都是小事,全是自寻烦恼。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