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看《周公解梦》是有原因的。
她昨天晚上梦到晏海清了,并且是以第一人称梦到的。
梦里面杨子溪似乎才十几岁,在一个四面涂的惨白惨白的房间里,家具除了床和书桌以外一无所有。
杨子溪先是照了照镜子——镜子里是一张灰败的属于晏海清的脸,杨子溪却不感觉奇怪。这张脸生气全无,眼睛里全是血丝,气色也十分差,像是有一年没有好好睡觉了。
书桌上方有个悬空钉在墙上的小书柜,里边装着几本练习册,杨子溪仔细看了看,发现是高一下半学期的。她甚至无聊到了抽出来看看会不会写的地步,不过书桌上只有很粗的水彩笔,写起来手感怪怪的。
有东西敲打在窗户上的声音,杨子溪起身去看,发现是有小孩在扔石子儿。她打开窗户,却看到林荫小道上有两个人缓行,似乎是在散步。
其中一个人抬起头来,那张脸孔正是陆阳文的。
梦到这里就醒了。
杨子溪醒来之后呼呼喘气,梦里面虽然只有自己——或者说晏海清?——一个人,气氛却格外压抑,她现在都能感受到那种慌乱和不安。
是因为陆阳文么?
可就算自己对被退婚这件事情再不甘心,也不至于梦到他的脸就惊悸得不行。
按照杨子溪的性格,应该是要跑下楼去揍他一顿。尤其是顶着这张脸,这张陆阳文趋之若鹜却又颓废至此的脸。那报复的感觉,杠杠的。
后来因为这个梦,杨子溪还专门问过爸爸,认不认识一个叫陆阳文的人。
她不记得上辈子是什么时候遇到陆阳文的了,只知道是高中时通过杨永认识的。至于杨永是什么时候认识陆阳文的,她就更不清楚了。
杨永思考了一下,反问:“你想让我认识吗?”问话很模糊,也亏得杨子溪已经二十五了,才能一下子分辨出这是在打探自己有没有男朋友。
换句话说,还没搭上线。
杨子溪翻了个白眼,说:“最好别认识。”
杨永也就没有再问了。
开学之后杨子溪经常去找钟梨玩耍,不管是午饭还是晚饭,统统要跟钟梨一起吃。
高中女生的友情通常是通过腻在一起建立起来的,杨子溪跟钟梨也是如此。要是上一世没有做同桌,杨子溪也不确定她们会不会那么亲密。
她不想失去这段友情,因此在重生一世之后,尤其是培养感情的踏板已经不存在之后,她更是要主动去维护了。
每次一放学,杨子溪跑得比鬼都快,比老师还先出教室。有几次常易想喊杨子溪吃饭,结果转眼杨子溪人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