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钟梨果然去见教练了。
钟梨他们约的九点,杨子溪早早地起了,八点就在那个咖啡店守株待兔。
她困得不行,打了个哈欠,然后点了一杯咖啡,就趴在桌子上等钟梨。在种种电子产品和社交平台的毒害之下,她已经习惯晚睡了,就算没有喧嚣的线上环境,她也无法在十二点前睡觉。像昨天,就差不多一点才睡。
话说,没有微博微信刷刷刷的日子里,失眠真的超难过……只能无所事事地看看书了。杨子溪把上辈子想看没有看的专业书全部捧起来看,权当催眠了。
钟梨也许真的挺喜欢那个教练的,八点半就出现在咖啡馆了,而且穿得特别讲究精致。
杨子溪看到钟梨这个打扮就叹了一口气,这套衣服是她们暑假一起买的,尤其“华丽”——换句话说,也就是浮夸。当时两人打趣说,没成年肯定是不敢穿的,长大后相亲的时候可以穿出去。
没想到钟梨现在就已经穿上身了。
而且这件衣服是深秋的款式,并不太适合夏末的天气,看上去有种不合时宜的滑稽。钟梨坐下之后不住地整理衣服,生怕哪里出了差错。要不是咖啡馆里有空调,也不知道她现在会不会已经捂出痱子了。
钟梨点了一杯柠檬水,就坐在原处左右张望。
服务员小哥把柠檬水放在了桌上,对钟梨说:“请慢用。”
钟梨愣愣地“诶”了一声,之后猛地抬头。她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果不其然,看见了欠扁的石尧的脸。
石尧个子小小的,跟女生差不多高。被发现之后抠了抠脑袋,说:“好巧啊,钟梨……”
钟梨对石尧的印象实在说不上好,最初有点厌烦,随后这厌烦转化为了恼羞成怒,因为石尧说:“今天怎么穿得这样啊?你不热吗?要不要我把空调开低一点?”
钟梨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问句里夹杂着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于是用力在石尧的肩上捶了一拳,说:“你烦不烦!走开!”
石尧小身板一颤抖,迅速地离开了。
他一边揉着肩一边退开,想不通自己的好心为什么会被当做驴肝肺。
还没走两步,就被另一个客人拉住了。“哎……”
石尧停下来,问:“请问您有什么……”
“石尧,你在这里打工啊?”杨子溪笑嘻嘻地问。
石尧这才认出来,这个人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钟梨的朋友。他朝钟梨那边望了望,说:“钟梨在那边,你要坐过去么?”
杨子溪食指竖在脸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石尧拉得坐在自己对面。
杨子溪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