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之后,杨子溪似乎觉得周围有了一点点改变。
比如常易一见到她就惊呼:“你烫头发了啊!真好看!”并用伸手去摸杨子溪的头发卷。
高中规定了不能烫发染发,不过杨子溪自诩自己(心理上)已经是个大人了,所以并没有令行禁止。
只烫发尾都是对校规的尊重了。
杨子溪捏着头发把发尾扯过来,笑着说:“随便烫的,过两天就没了。”
常易坐在座位上,用一种很羡慕的眼光回头看杨子溪,问:“这头发多少钱啊?”
杨子溪说:“你猜?”
“唔……五十?”常易说。
杨子溪神色复杂地看着常易的麻花辫,心想怪不得你只能梳这种发型。不过她没有说出真实的价格,而是微笑着敷衍道:“差不多吧。”
这时候杜宇转过头说:“我看肯定不止五十,我妈妈做个头发要六七百呢,不过她那是大波浪。这种小的打个折,三四百吧。”他求证似地看向杨子溪,问:“对不对?”
虽然槽点也很多,但是杜宇明显对美容美发行业的认识要深刻得多。杨子溪没打算引战,笑了笑,说:“我还是个孩子,放过我的银.行.卡吧!”
谁知就这样,常易还是生气了,瞬间脸色一变,说:“收英语报纸了,收英语报纸了!我上课前给老师交过去。”
常易成绩很不错,班干部自荐的时候她却只选个组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听到常易说要收作业,杨子溪一愣,她都忘记这个作业了,压根就没带回家去。她问:“可以下节课再交么?我好像没写……上课赶一下。”
常易刚刚还在夸杨子溪,现在却阴阳怪气说:“你英语成绩好也不能这样啊。你随便填几个交上去呗,反正不是考试。”
杨子溪本来已经急匆匆把手伸到桌肚里去掏报纸了,听到常易这么说,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爱欲与文明》,说:“没事,你就跟老师说我没交吧,反正我没写。”
矫情得!老师明明说中午之前交就好了,一句话不合就提前收作业,还摆脸色呢。杨子溪虽然不愿意与人交恶,但是也咽不下这口气。
我一成年人,还就要跟小孩子计较了。
常易也没想到杨子溪竟然敢这么说,她磕巴了一下,说:“你、你不怕老师骂你么?”
杨子溪随口回答:“乱写交上去也会被骂啊。要么你借我抄?”
常易嗫嚅了几下,并没有说话。
杨子溪也料到了这个反应,没有说话。
突然一张报纸伸到她面前,说:“我借你抄吧。”
杨子溪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