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杨子溪问钟梨:“明天去我家玩么?”
她怀着几乎百分百的信心去问,结果钟梨犹豫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啊,我周末有点事情,不能去。”她用很抱歉的表情看着杨子溪,杨子溪也只好颇为遗憾地“嗯”了一声。
回到教室,常易和晏海清都不在。晏海清应该是在奶茶店里值班,得等到下午上课才能回来。常易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往常这个时候她都趴在桌子上写作业。
一见到杨子溪出现,杜宇就转过头来,也不说话就光盯着她。
杨子溪莫名其妙,问:“怎么了?什么事?”
杜宇说:“下面,桌子下面!”
杨子溪低头看了一眼,原来杜宇正从桌子下递过来什么东西,卷成一团。杨子溪接过来,摊开一看,是之前借给他的泳装杂志。
杨子溪淡定地把它放进抽屉,说:“你这么不坦荡,我还以为你对着这杂志怎么样了呢……”
杜宇红着脸说:“你还有吗?”
杨子溪于是从抽屉里翻出来一本,递过去,义正言辞说:“少年,要节制!”
杜宇:“……”
他一边接过去一边结结巴巴地说:“节、节制什么!我、我就看看!”
杨子溪叹了口气,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纯洁啊,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杜宇虽然被杨子溪打趣了,但没忍住,就摊在腿上看。翻了几页,恰巧有个同班男孩子经过,趴在杜宇肩上蹭着看,一边笑一边说:“杜宇你小子行啊!哪里买的?”
杜宇说:“借、借的。”
那个男孩子又问:“找谁借的?看我借我看看呗?”
杜宇没说话,杨子溪在后面慢悠悠地说:“好啊。”
那个男孩子回过头,有点诧异地问:“你买的啊?”
正在这时候,常易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看那边那个男孩子凑在一起,也探头去看:“你们在看什么啊?”
杜宇吓了一跳,马上把杂志塞进抽屉里,脸也涨红了。
可他动作不够快,还是被常易看到了。常易眼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说:“你怎么看这个啊!没脸没皮!”说得杜宇和那个男孩子一愣一愣的。
那个男孩子愣完之后说:“看这怎么了?看美女嘛。”
常易说完他们,想到这书大概来自杨子溪,于是转头对杨子溪说:“你又买这个啦?”不过语气不像那样愤慨,也柔声细语的。
杨子溪笑了笑,说:“模特长得好看啊,花我的钱也不犯法。”
常易看了看杨子溪,眼睛尤其在她的卷发上面停留了一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