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确定是钟梨的同时,石尧还默默嘀咕了一句:“钟梨谈恋爱啊?”
杨子溪一边把头压低,试图不被发现,一边问:“他们经常来?”
“上周日也来了,一直坐到了我们打烊。”石尧摇了摇头,回答。
杨子溪“哦”了一声,放石尧忙活去了。她眯着眼看着他们坐在了上次的座位上,钟梨还是背对她。杨子溪这次没有再试图靠近钟梨,那边的相处状况她基本上弄清楚了,去听只会更怄气。
钟梨上一世折在了这个人手上,被骗了五千来块钱。那时候杨子溪也不懂,还以为钟梨真的找到了真命天子,很是为钟梨高兴了一番。
杨子溪带着开挂一般的记忆回来,自然是怎么看这个人都不爽。可同时她也知道,对恋爱中的女人直说“你交往的这个人多么渣”,是不能把人拉回来的。
说白了,得让钟梨自己注意到。不过方案还要再斟酌。
杨子溪一边吃吃喝喝,一边抄作业,不时抬头看那边的进展。
那边聊了一会儿似乎发生了争执。钟梨拍了拍桌子,又把头转向窗外,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钟梨马上站了起来,杨子溪以为钟梨一言不合要离开了,谁知钟梨脚步一转,去了柜台,跟石尧说了几句话。
石尧挠了挠脑袋,做了一个很为难的表情,然后钟梨又回到自己的座位。
杨子溪伸长的脖子看,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被抓个正着。
钟梨不知道杨子溪也在这里,双目相对的时候明显有一些尴尬。是钟梨先移开目光,然后回到座位上,一把抓住渣男就跑出了咖啡馆,留下了一个懵逼的杨子溪,咖啡杯还端在手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喝。
石尧从收银台那里追了出来,站在门口叫道:“钟梨!你还没给钱!”
叫了两声他放弃了,一脸郁闷地走进来。
晏海清隔空对他道:“你要垫钱么?”声音不算小,所以杨子溪听得清清楚楚。她转头去看,晏海清正抱着一个托盘,看起来很关心这件事情。
看到杨子溪看她,晏海清明显把托盘抱得更紧了些。
防范啊……
杨子溪笑了笑,转头对着石尧招了招手。“哎,他们多少钱没给?”
.
不知是不是最近经常见到晏海清的关系,杨子溪再次梦到了对方。
梦里的晏海清把头发高高地盘在脑后,坐在咖啡馆里和某人聊天聊天。
杨子溪是服务员视角,点单上单一气呵成,忙活了许久终于到晏海清那一桌的时候,她听见晏海清在问对面的白人一些关于遗产分割和公司并购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