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换一个角度开始看待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看法很容易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自从杨子溪有意无意跟晏海清和解之后,晏海清的各种优点就凸显了出来。
比如晏海清做事多说话少,做作业效率高,每次听课的时候背都挺得很直,请教的时候不耻下问一点也不做作。
晏海清各科都还不错,除了英语有一点吃力,时常摸不准那虚无缥缈的“灵感”。
之前杨子溪单方面跟晏海清冷战的时候,晏海清有问题都是先自己琢磨一下,憋得不行了就问杜宇,杜宇摸摸脑袋也搞不清楚,转头去问杨子溪。杨子溪如实回答,晏海清就在旁边蹭个墙角。
现在关系解冻了,晏海清有问题就开始渐渐地问杨子溪了。这下子效率高了很多,晏海清不用花那么多时间进行心理活动,去挑选哪些必须问哪些可以先放一放,学习起来都轻松了不少。
反之,有了大学霸晏海清在旁边,杨子溪似乎也有被“感化”的迹象。
她上一世跟钟梨坐一块,每天课上都是看玛丽苏小说,学习不甚努力,得过且过。这一世小说对她的吸引力不那么大了,上课或者课余时间闲得无聊,也听听课写写作业。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高中学得好水。现在看看这些知识点……其实自己根本就没见过吧?!
她罕见地生出一点主动学习的心思,都重生了不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干,实在是很无聊。再说以自己一个堂堂大学生的双商,还能拿不下这么几道题?
……事实证明,高中练习题与情商没有直接联系。而智商?反正杨子溪当年就没考过这一群人,她认真学习了之后还是两眼一抹黑,似懂非懂。
于是在晏海清问英语固定搭配的时候,她解答完之后就顺势抛过去几个数学题。你来我往的,很有一点共同合作发家致富的感觉。
十八班的数学老师尤其喜欢在晚自习的时候发几张卷子做,这卷子不闭卷不上交不批阅,纯粹是练手感用。杨子溪对三角函数最苦手,变形什么的全靠运气,看到题目的一瞬间灵光一闪就能做出来,要是第一眼一筹莫展,之后也就不可能了。
今天杨子溪的手速很快,不一会儿就写完了整张卷子,剩下的时间只好翻回来看着那几道三角函数。
她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以往凭直觉也能写出一半,今天六道题愣是一个也没下笔。她看着那几个式子,越看越头昏眼花。sin是罪恶……cos是一种爱好……tan是什么?
头顶似乎有小蚂蚁在咬,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头顶的电风扇哗啦啦地转着,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