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梨算盘打得好好的,她之前连旅游策划书都写好了,跟父母谎称说要跟杨子溪去旅游。现在张峰被踹开,计划书直接挪来和杨子溪一起倒也不错,也不用担心被父母发现的问题了。
杨子溪这边则更是宽松,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杨永一概不插手。
这次旅游计划得到了双方父母的支持,于是两个女孩子乐滋滋地去了隔壁省一个比较出名的自然景区。邻省交通费不贵,住宿倒是大头开支,不过就算除开住宿,只要好好规划的话,一人两千倒是完全没问题。
上一世钟梨陪失恋的杨子溪去爬泰山,这一世杨子溪反过来陪钟梨去散心,还真是一报还一报。杨子溪其实去过这次的目的地,那是大一的时候钟梨和她一起去的。没想到这一世重来之后,事件没变,只是提前了,可见万物皆有定数。在老司机杨子溪的引导下,两个人玩得还算愉快,没有遇到什么行程规划不合理、看了完全不值得看的景点之类的问题。
两个女孩子好好地疯玩了三天,第四天的时候终于打算回家了。一从火车站出来,两个人就回到了熟悉的地方,连呼吸都变得舒畅了起来。
杨子溪给杨永打了一个电话,杨永确认没有安全问题之后道:“你先回去收拾一下,晚上到你舒伯伯家里来吃饭。”
杨子溪答应之后对钟梨比了个v字,说:“好了,下午我们可以吃个饭再回去。”
钟梨做了一个特别无奈的表情,她连手都腾不出来,只能对着行李努了努嘴,说:“这么多东西,先回家吧,我要累死了……”
杨子溪手里东西也很多,看起来却没有钟梨那么吃力。她淡定地举了举手机,说:“还好我已经提前联系了的士。”
这个时候还没有滴滴打车之类的打车软件,在杨子溪看来倒是很不方便,所以十一之前就已经联系好了的士司机,只是要加二十块钱小费。
杨子溪给的士司机打了个电话,看得钟梨一愣一愣的,道:“长江,你怎么这么有先见之明……”
杨子溪笑了笑,也不好解释说这是时代的进步,她只是提前借了时代的东风而已。
的士司机很快就来了,在火车站门口接头之后,司机帮着把东西全部装到了后备箱里。
她们俩终于坐上了车,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生命的枷锁,快要升到天堂。
钟梨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道:“终于回来了……”
杨子溪揉了揉肩,道:“感觉我明后两天都要在家补觉……每次跟你旅游完都觉得身体被重组了。”
钟梨嗤笑一声,道:“说得你好像经常这么旅游似地,这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