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猜到了是钱的问题,但是并没有说出来。她想拉着钟梨离开,结果魏紫雨说要请两个人吃甜点,三个人只好从医院出来,跟的士结清了车钱,拿了行李之后去了一家甜品店。
魏紫雨帮着拿行李的时候,钟梨特别担心,小声问杨子溪:“不会流产吧?”
魏紫雨听到了,回头道:“不会,我强壮的很。”
杨子溪和钟梨看不下去,抢着把重的东西拿了,只给魏紫雨留了几个体积大但是很轻的袋子。
钟梨问魏紫雨:“老大,为什么打胎非得过几天啊?打胎疼不疼啊?”
魏紫雨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前一个问题,道:“没打过,应该不是很疼吧。”
她们在甜品店里点了东西之后就坐着聊天,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儿。钟梨很好奇魏紫雨这样的性格怎么会跟张锋那种人好上,魏紫雨于是简单说了一下,听完之后杨子溪就总结出来了一个词儿:中央空调。
唉,真是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爱过几个人渣啊。杨子溪从魏紫雨想到自己,发现自己太不果决了。同样是渣男,自己被甩了之后没有任何举动也就算了,还不小心摔死,简直太不值得了。这一世要是再遇到陆阳文,一定要捡着空儿报复一番。
算起来,杨子溪比魏紫雨还要大一点点。
聊到一半的时候魏紫雨去了一趟洗手间,留下来钟梨和杨子溪两个人在。
钟梨感慨万千:“老大好可惜啊,竟然喜欢过张锋……”
杨子溪斜睨她一眼,道:“你不也喜欢过?”
钟梨的脸瞬间涨红了,嗫嚅两句,道:“老大为什么不打孩子啊,这种人渣!”
杨子溪调侃一句之后并没有穷追不舍。她吃了一口冰淇淋,道:“魏紫雨可能没钱。”
钟梨一愣,不知道杨子溪为什么这么说。杨子溪慢悠悠把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补充道:“不过我也不确定,也可能是舍不得孩子。”
钟梨忿忿道:“怎么会!老大又不喜欢他,肯定不会要他的孩子!难道真的没钱?”钟梨连忙翻自己兜里。虽然刚刚旅游完,但是钟梨在那两千之外还有一些零花,零零总总应该还有六百多块钱。
杨子溪怅然道:“就算知道对方是渣男,这么多年了,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何况孩子还是个生命,也不一定舍得。”虽然魏紫雨在打击报复上毫不留情,但是杨子溪不相信对方一点感情都没有,否则以魏紫雨这么强势的性格,也不会被留下私密照片和孩子了。至少她自己就完全不会给陆阳文留下这样的把柄。
也许这也是杨子溪没有报复陆阳文的原因,对方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