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梨听完石尧的话,脑袋一热,当场就找杨子溪借钱。
杨子溪虽然答应了,但是内心却觉得不太可行。钟梨和晏海清这事,不是单纯借钱还钱的问题,就算钟梨拿着两千块想还,晏海清也不一定乐意。
她皱着眉头对钟梨道:“借钱没问题,现在就指望晏海清会收下了。”
这句话也提醒了钟梨,她本来以为已经找到了补救方法,现在也秧了下来。她忧心忡忡地看着杨子溪,道:“那怎么办呢?”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先试试吧,不行再找别的办法。”
石尧道:“我帮你去问问吧。”说着他就放下托盘,朝着后台跑过去。
杨子溪觉得不妥,连忙叫道:“哎哎哎石尧你站住——”
这件事情可以钟梨私底下跟晏海清说,却不太方便有外人插手。石尧也真是……
唉,去问的话肯定是好心办坏事。
石尧跑得飞快,人影在大厅里穿梭,不一会儿就接近了分割后台和前台的帘子。杨子溪心里叹了口气,也站起来去追石尧,希望能在他说话不过脑子之前阻止他。
杨子溪快追到石尧的时候,石尧已经掀开了帘子,正在喊:“晏海——”
杨子溪连忙拍了石尧一下,其力道之大,让石尧忍不住惊呼:“啊!好疼啊!”
杨子溪拽了他一把,把他拽离了帘子。
石尧不明所以,肩膀上的疼痛还延续着,他一边揉肩膀一边道:“怎么了啊!”
杨子溪哀叹着这人的不上道,嘴上解释道:“这种事情怎么能你说,你还是闭嘴吧,就当不知道。”
钟梨旅游的钱是助学金的事情肯定是石尧告诉晏海清的,现在她们知道事情的原委也是石尧通风报信。石尧简直是两边的猪队友,关键是自己还不自知。
石尧茫然问:“为什么不能说?”
杨子溪说:“你真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她觉得自己内心的弹幕已经满屏了啊亲!
“你想啊,晏海清都躲着我们了,肯定是不愿意我们知道,现在你去一说……”杨子溪说着说着就噤了声。
石尧问:“我去说怎么了啊?”他催促着杨子溪,却看到杨子溪的目光直直地看着后方。
石尧回过头,看见晏海清关切的眼神。
晏海清把帘子掀了一半,看上去很尴尬的样子。她穿着店里的制服,率先把目光移开了,盯着地面道:“我以为你摔跤了……”
这话是对石尧说的,移开目光则明显是为了躲开杨子溪了。杨子溪在心里扎石尧的小人,然后处变不惊地对晏海清笑了一下,说:“晏海清,你在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