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五日早上七点四十,晏海清出现在咖啡馆的时候,很惊讶地发现钟梨和杨子溪都在。
钟梨对着她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递过来一个包子,问晏海清:“你吃了吗?”
晏海清愣了愣,摇了摇头,说:“吃了。”然后去找角落里的扫帚,打算先把店里扫一遍。
咖啡馆的卫生是值班制的,今天其实不归晏海清,但她不想吃钟梨的包子,于是只好来打扫了。
没想到钟梨把包子往杨子溪怀里一塞,就试图过来抢晏海清手里的扫帚,“我来吧。”
晏海清拿着扫帚不放手,站起身来盯着钟梨看。
钟梨解释道:“我也来这里打工了……”她看了看晏海清,弱弱地问了一句:“我可以做卫生吗?”
晏海清仍然不发一言,把扫帚递给了钟梨,钟梨忙不迭地接下了,弯腰扫地。晏海清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了。
石尧的声音却插了进来:“钟梨你要帮我扫地啊?你怎么这么好!”
钟梨一愣,说:“今天该你扫地啊?”她把扫帚扔给石尧,道:“你自己扫!”
石尧忙道:“哎,你怎么这样呢,你都开始扫了……”
杨子溪把包子塞在嘴里,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她口齿不清地问晏海清:“你吃了吗?”
晏海清看着她鼓起来的脸颊,想伸手把它按平,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住了。
杨子溪见晏海清不说话,于是再接再厉道:“很好吃的。”
晏海清只好回答:“你吃吧。”
店长招了招手,示意晏海清过去。晏海清走过去之后,却听见店长道:“今天来了两个新员工,各种规矩都还不懂,要么你去教一教?”
晏海清瞪大了眼睛,显然不太明白这个吩咐的意义。
店长拍了拍晏海清的肩膀,慈祥笑道:“去吧。”
人家两个小姑娘都做到这种地步了,怎么说也得推晏海清一把啊。店长目睹着整件事情,觉得如果三个人因为这个误会而渐行渐远,等到以后一定会很遗憾的。
晏海清只得把杨子溪和钟梨叫到了后台那个小休息室里,对两人道:“店长让我跟你们说说规章制度。”
钟梨和杨子溪点了点头,都等着晏海清说话。
晏海清不自然地偏开视线,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包括制服、工资、桌号什么的。杨子溪听着这些,这才发现原来服务员的工作也是要记很多的。
晏海清复述完了之后问:“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杨子溪摇了摇头,钟梨却说:“有。”
晏海清看向钟梨。
钟梨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