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吃到一半,晏海清终于忍不住自己去拿三文鱼了。
正在她离开的时候,她的包里传出了非常复古的手机铃声。
杨子溪听了好久,才听出来那是诺基亚的经典铃声。她没有接,打算等晏海清回来自己来处理,直到电话自动挂断。可铃声刚刚停止,就又锲而不舍地欢快地响了起来。
如此重复响了四遍,似乎不达目的死不罢休。杨子溪朝三文鱼区看了好一会儿,也依旧没有晏海清的身影。
“会不会是晏海清门禁时间到了啊,”石尧笑道:“杨子溪你坐她旁边,帮忙接一下呗。”
杨子溪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从书包的侧兜里掏出一个已经破的不能再破的翻盖手机,连接处很脆弱,杨子溪翻开的时候竟然有点担心会把它掰断了。手机后壳上的漆都磨掉了,键盘也看不太清楚,只能凭借习惯来使用。
杨子溪看了好一会儿,才从裂掉的屏幕上看出来电人:【1】。
她不明所以,摁了接听键:“喂您好?”
电话里是一个女声,急急忙忙地说:“海清你快回来!你妈妈在家里昏倒了!”
杨子溪一愣,下意识道:“什么?”
那个女声显然没有听出来声音,继续道:“正跟我聊着天呢,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海清你快回来!”
杨子溪皱着眉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不给晏海清爸爸打电话,但是也足够她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稍微把电话拿开了些,想确定来电人是谁,方便待会跟晏海清报告。可还没看清楚,电话就突兀地挂掉了。
杨子溪:???
“谁给我打电话了么?”晏海清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因为店里很热,晏海清把外套脱掉了,只穿着粉红色的毛衣,还把袖子捞上去了,露出了半截白白的手臂。她一手端着一碟三文鱼,一手端着一只螃蟹,神情很兴奋,脸也红扑扑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抢鱼的时候太卖力。
看见这样子活泼的晏海清,有那么一瞬间,杨子溪甚至不太愿意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生活已经给晏海清施加了那么多额外的重负,为什么不能让单纯和快乐持续得久一点?
但杨子溪还是把手机递给了晏海清,说:“你妈妈好像昏倒了。”
晏海清一呆,忙把手上的盘子搁在桌子上就去接手机。急切得都像是从杨子溪手上去抢了。
石尧和钟梨也忍不住站了起来。
盘子没放稳,只有一半在桌子上,杨子溪连忙伸手扶了一把,免得掉在地上了。
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