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一行三人狼狈地跑进了医院,这次连吃的都没敢买,生怕又有人追来了。
他们气喘吁吁,爬楼梯的时候惊魂未定。
钟梨感慨道:“还好有高手救我们……不然今天真的要被打了……”
石尧道:“杨子溪你认识他吗?”
杨子溪一愣,按照正常的时间线,现在肯定不应该认识对方的。她摇了摇头,斩钉截铁道:“不认识!”
石尧“哦”了一声,道:“我看你那么确定他能打过,以为你认识呢。万一他打不过,那我们不是把救命恩人扔下了?”
杨子溪心想,那就当一命还一命吧,况且又不会真的被他们打死。
钟梨重新回想了一下整个事件,也觉得不妥。她忧心忡忡地对杨子溪道:“对啊,万一那个人被打了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找保安去看看?”
如果那个人不是陆阳文,杨子溪不会那样丢下人家,也不会不找帮手。可既然对方是陆阳文……
杨子溪语气平静,表情冷漠:“那你们去吧,我上去找晏海清。”
她这个反应太过“忘恩负义”,钟梨有些不可置信,道:“长江你怎么能这样!”
石尧也劝道:“这不好吧……本来人家不用帮我们的啊……”
杨子溪只好扯了个理由:“我去陪晏海清,怕她乱想。你们去就好了,一定要跟保安一起过去。”
她这么说也有道理,于是钟梨石尧跟她就此分开,找保安去了。
杨子溪则踩着楼梯,一步一步朝上走。
方才陆阳文出现的时候她真的惊讶了一下,日子才慢悠悠地过了两个多月,杨子溪就已经快要忘记对方了。
从刚才陆阳文的表现来看,他肯定还不认识杨子溪。杨子溪要不是阴差阳错跟着晏海清来医院,也不会碰巧遇到了。
时间和历史果然是不能假设的东西,改变了一丁点,结果就会截然不同。
说实话,杨子溪对陆阳文的第一印象挺好的,不然最开始也不会接受陆阳文的追逐,在一起之后也不可能持续那么多年。陆阳文在不认识任何一人的情况下奋勇出头,倒是符合杨子溪以前对他的印象。
在陆阳文受到晏海清的诱惑决定背叛杨子溪的时候,杨子溪才发现这个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变了。
从前那个温柔善良忠诚坚贞的陆阳文不见了,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一切向钱看、不知感恩的混蛋。
刚刚得知的时候的确会愤怒,后来是惋惜和遗憾。直到现在——
杨子溪回想起上一世陆阳文的转变,发现以前那些强烈而负面的情绪都消失不见了,不管陆阳文将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