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男朋友吗?”
面对这个问题,杨子溪愣了一瞬。她脑袋里一瞬间转过了许多想法,最后顿了一下,反问道:“问这个干什么?有人喜欢我?”
晏海清移开目光,盯着杨子溪把玩的那双筷子,道:“不是……你说你有前男友,所以我……”
晏海清只是很好奇,她想象不出杨子溪的男友该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所谓的“人渣前男友”到底做了什么。她对女生之间的闺蜜情谊不太熟悉,不知道以她们俩现在的关系是不是适合探听这种程度的*。
从结果来看,似乎还没到时候……
杨子溪瞧见晏海清的样子,忍不住起了逗弄的心思,她用胳膊推了推晏海清,成功让晏海清迷茫地抬起头,盯着她看。
杨子溪双目含笑,问:“该不是你喜欢我,所以嫉妒我前男友吧?放心放心,我现在没男朋友,当然也没有女朋友,你可以安心地追我啊。”
晏海清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对同性恋没有直观的概念,只知道不太常见,她初中班上有一个女同,因为太特立独行所以全校都知道。她想起来上次杨子溪也挑衅地问过她“你是同性恋吗否则为什么把作业给我抄”,晏海清就有点不自然了。
她“不不不”了几句,特别想问问杨子溪对同性恋的看法,可是……以现在的关系可以问吗?
晏海清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恰好店主把菜端上来了,于是她把菜摆在桌子正中间。
杨子溪把手上一直在玩的筷子递给晏海清,自己另外拿了一双,道:“钟梨他们过会儿就要到了,我们先吃吧,饿死我了。”
杨子溪拿着筷子玩了好一会儿,到晏海清手里的时候,一端已经沾染了杨子溪的体温,有点温热。晏海清拿着那一头,却觉得有点烫手。
杨子溪催促道:“吃啊。”
晏海清才回过神来,拿筷子的时候特意拿在中段,避开温热区。
杨子溪看了一眼,笑了:“你筷子拿得这么矮啊,听说拿筷子越矮,以后嫁得越近,不知道对不对。”
晏海清“哦”了一声,看了看杨子溪,道:“那你以后是要嫁到美国吗?”
杨子溪道:“不嫁人,嫁人好麻烦的。”为了结婚,杨子溪和家人准备了好久,各种琐碎的小事真的特别容易激发负面情绪。当她知道陆阳文要悔婚的时候,她恨不得掐着陆阳文的脖子问:劳资忙了那么久你一句“不结了”就想打发掉?
至少十年内,她不会懂结婚的心思了。
晏海清又“哦”了一声,夹了一筷子鸡蛋,顿时表情变了:“好咸——!”她看着杨子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