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穿好衣服叠好被子,整装待发。
此时店员们正在收拾今天没有卖完的蛋糕,店长看了一眼,道:“你们分着吃了吧,带回家去给弟弟妹妹也可以,算是打工福利。”
这算是蛋糕店的惯例了,反正卖不完的蛋糕第二天也不会卖,倒不如给员工分了。
杨子溪看了看剩下的蛋糕,大多做工精细卖相好看。她纠结了好一会儿,说:“我能买两个么?今天没怎么工作,不好意思白拿蛋糕。”她吐了吐舌。
店长挥了挥手,大度道:“没事,拿吧拿吧,又卖不了几个钱。”
既然店长这么说,杨子溪也就只好不客气地选了两个草莓的。
大家各自分完了蛋糕之后,店长带着包括杨子溪他们在内的六人浩浩荡荡地关店出门,打算打车去医院。
刚走了没两步,店长就回头看了两三眼。钟梨顺势看过去,发现昨天跟踪他们的几个男生了,忍不住厌恶道:“这些人这么闲吗?”
店长问:“真是来盯你们的?”
有店长保驾护航,那几个人只敢隔得远远地跟着。没人的时候围追堵截,有人又怂了,钟梨很瞧不上他们,于是愤慨地对店长把昨天巷子里的事情描述了一遍,顺便也说了结下梁子的始末。
店长听完,沉吟了一会儿,道:“玩弄感情的人最不可取,竟然还找人堵小孩子。你们先去医院,我去教训教训他们。”说着,店长停下脚步,似乎要转头去找他们晦气。
店长刚刚往回走了两步,那群人就作鸟兽散了。店长不屑地笑了笑,道:“垃圾。”
钟梨盯着那群人逃跑的身影看了会儿,得出结论:“他们好像特别怕你啊,店长。”
店长神秘一笑,亮出胳膊上的刺青道:“虽然我不当大哥好多年。”
杨子溪当即就笑了,接了一句:“你不爱冰冷的床沿?”
同行的几人都笑了起来。
店长也笑了,惊讶道:“这歌你也听过啊?”笑完之后店长又严肃道:“不过说真的,这事情还是得解决。这种小骚扰防不胜防,突然给你们来一下,你们根本受不住。不说别的,昨天要是没人出头,你们不就被揍了?要我说,就得给背后的人渣一个教训,把他教训疼了,他就不会找这些人了。”
“要么你们把人渣叫过来,我好好跟他‘交流’一下,保准没这些麻烦了。”店长又提议道。
杨子溪虽然也想解决这几个人,但是让店长出面就不好了。先动手的理亏,要是店长出手了,指不定被反咬一口。于是杨子溪拒绝了店长的好意:“没事,我会找到办法解决的,您就别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