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双手粗糙宽厚,绝对不是晏海清熟识的任何一双手。
晏海清冷汗便下来了。
若是张锋找来的人,她好歹还知道底细,可这个男人带来的是未知的危险。
晏海清挣扎着,那双手便捂得更严。晏海清用余光去看背后,看见这人戴着墨镜,表情比店长还要狠绝。她便愈发害怕,脚下不断踢着,她宁愿被那群人发现。
就听见身后那人道:“小姐,请不要出声。”
张锋找来的那群人循着声音朝这边走来,身后那人道:“我去对付他们,你不要跑了。”
在晏海清温顺地点头之后,男人方才把手拿开。
墨镜实在太像黑社会大众款,晏海清心扑通狂跳,在男人的手快要离开的时候,她在对方虎口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大叫道:“别过来!”
男人措手不及,立刻回身妄图再度控制晏海清,晏海清一脚踢在对方裆下,趁着男人吃痛的时候朝着小巷深处跑了。
张锋找来的人到了巷子口,瞥见晏海清的背影在巷子里穿梭,中间却隔着一个弯腰的男人,于是对男人道:“兄弟,麻烦让个路吧。”
那男人刚刚经历了那样的痛楚,现在却已经直起了身,摆了一个格斗的姿势。
晏海清完全不敢回头,全身的力气都用来逃跑了。索性她对地形熟悉,七拐八弯地把那些人都甩在身后。
这时她顾不得什么鬼不鬼的了,见没人追来便靠在墙壁上喘着粗气,眼前似乎金星乱闪,意识模糊。
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晏海清的意识回笼,只觉得害怕。她掏出手机拨了杨子溪的手机,因为气还没喘过来手都在颤抖。
杨子溪不一会儿就接了,语气听上去特别欢脱,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晏海清在电话里喘着气。
杨子溪便疑惑问:“你怎么了?刚刚和人赛跑了?”
“我刚刚被……张锋找来的人……追、追了……”晏海清换了一口气,说道。
杨子溪的语气便严肃起来了,道:“他们又盯上你了?真是渣滓!你现在在哪里,跑出去了么?”
“但是有另外一个男人抓了我,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好不容易才跑出来,你们那边怎么样,也要小心点。”晏海清道。
杨子溪一听大惊失色,忙问道:“你现在还好吗?还有别的人吗?要不我去找你吧,你这样太危险了!那人是谁你不知道吗?”她噼里啪啦问了一长串,自己都未察觉出语气中的急切。
晏海清道:“没事了,我马上就回家了,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告诉你们一下,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