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一愣,表情在黑暗里看不分明。
她的声音很犹豫:“还是……不要了吧……”
杨子溪看了看周围,道:“没水没电不适合生存,再说出了昨天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放心你一个人。”
钟梨也道:“对啊对啊,今天去外面住吧,这里太黑了,你连作业都写不了。再说了,你打算怎么洗澡呢?”
晏海清还是不愿意,道:“没事,我都习惯了……”
杨子溪却抓住了她的手腕,道:“就当是陪陪我,我一个人睡害怕。”
月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恰好照亮了杨子溪的眉眼。她的眼神仿佛会说话,柔软而深情地看着晏海清,又似乎带着些不由分说的意味。
晏海清下意识移开目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杨子溪“深情”?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里屋收拾衣物了。
杨子溪靠在门框上,道:“衣服钥匙钱包,书笔本子,衣裤毛巾牙刷。差不多就这些了吧,收拾好了就跟我走。”
晏海清回想起刚刚,只觉得自己好像中了*药,不知不觉就按照杨子溪所说的做了。她在心里暗道不好,思索着是不是要去报警?
这样想着,她却背着满满一包的东西,走向了杨子溪,道:“好了。”
杨子溪轻轻地笑了一下,说:“走吧。”
经过门口柜台的时候,晏海清顺势拿了三包咪咪虾条,分给杨子溪钟梨一人一包,然后把门关上了,道:“我最喜欢吃这个啦,每次都偷偷吃,不告诉我妈妈。”
这条小巷太狭窄,保镖们的车就在巷子口等着。一行人上车之后,先是把钟梨送到了家里,再带着杨子溪和晏海清向杨家驶去。
回到家,杨子溪第一件事就是去主卧给母亲报备:“妈,我今天带了个同学回来住。”
杨子溪的妈妈叫程彩丹,正在房间里一边做瑜伽一边看海绵宝宝。一听见有客人忙站起来,说:“男的女的?”
“……”杨子溪无奈地看了晏海清一眼,说:“女的,叫晏海清,是我同桌。”
程彩丹小声道:“我以为你带男朋友回家了嘛,吓了我一跳……”她看到了晏海清,打量一番之后道:“也是十八班的?那成绩一定很好吧!不像我家小溪,分班完全是走狗屎运进去的。”
杨子溪愈发无奈了,忙把程彩丹推进房去,道:“你看海绵宝宝吧!我自己招待就好了!”
说着,她关上了门,把程彩丹锁在了里面。
杨子溪对晏海清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妈就是这样的,见笑了。”
晏海清微笑着摇了摇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