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因为中途吃过药片的原因,晏海清睡得非常沉。等她醒来的时候,另一半床上已经没人了,杨子溪正站在床边穿衣服。
晏海清一睁眼,看见杨子溪双手扯着衣角,想把套头的睡衣从头上脱下来。因为用力的关系,腰部得到完全的伸展,线条非常纤细。而□□在外面的半截腹部洁白瘦弱,莫名让人很想摸上去。
杨子溪把睡衣脱下来,露出了圆润的肩头和小巧精致的内衣。她一转头看见晏海清醒了,于是道:“该起床了,起得早我们还能去吃米粉。”说着去够椅子上准备好的今天要穿的裙子。
就算被看见了半裸的姿态,杨子溪也毫不害臊,镇定自如。
晏海清自认做不到那样,低着头找寻自己的衣物,抱在怀里道:“我去卫生间。”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背影,笑了笑,心想小孩子就是容易害羞。
杨永昨天忙到很晚才回家,都是为了城东那块地与晏氏集团的人厮杀。一回来听见程彩丹八卦兮兮地讲女儿带朋友回来住了,自然很惊讶,非得今天亲自护送两个女孩子去学校不可。
她俩前后下楼的时候,杨永碰巧看到了,道:“得,早上一起来,女儿变成俩了。”
晏海清对着杨永笑了笑,说:“叔叔好,我叫晏海清。”
杨永记得这个女孩子,前几天老舒家请的家教可不就是这个女孩子,听说老舒对她赞不绝口。思及此,杨永很是温和地笑了笑,道:“我记得你,最近学习怎么样?”
晏海清害羞地笑了笑,说:“还可以。谢谢叔叔关心。”
杨永想了想,问:“你姓晏?言笑晏晏的晏,还是小燕子的燕?”
晏海清答:“晏几道的晏。”
杨永点了点头,说:“走吧,小溪上高中以来我还没有送她去过学校呢。”
杨永亲自开车送她俩,杨子溪和晏海清坐在后座。晏海清不太好意思在杨永面前跟杨子溪聊天,于是车厢里很是沉默。
经过一个早点摊的时候,杨子溪急切道:“停下停下停下!我要吃这个!”
杨永立刻就把车停了。杨子溪扔给晏海清一句“这个很好吃的你快来尝尝”,就下了车。
晏海清目瞪口呆,从车窗往外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就听见杨永解释道:“小溪什么都好,就是有点馋。吓到你了吧?”
晏海清摇了摇头,她从来没见过杨子溪这个样子,觉得有点吃惊罢了。
杨永一边下车一边对晏海清道:“来,我们就下车去尝尝这到底有多好吃。”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早餐铺,卖豆浆油条面条米粉之类。杨子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