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到周四放学很晚,周五却五点就放了。为了迎接晏柔柔出院,杨子溪他们周五放学之后便一齐到了晏海清家,把屋子装扮了一番,也学习电视里来party那一套,算是庆祝。
他们把廉价的彩纸剪成丝带状,从天花板上垂下来,风一吹就会飘飘地扬起来,想模仿出那种仙仙的感觉。电风扇一打开,这些纸带就胡乱飞舞,相互缠绕在一块,与想象中的效果完全相反。
除此之外他们还吹了好一些彩色的气球,到最后几个人腮帮子都疼得不行,让人沮丧得三天不想吃饭。
虽然成果劣质的很,但是总归花了那么长时间一起布置,大家都很高兴,觉得晏柔柔一定会喜欢的。
第二天晏海清到医院的时候,钟梨和石尧正站在楼底下东张西望,看见晏海清到了,忙对她招招手。
晏海清走过去,听见他们道:“先等等杨子溪,我们一块儿上去吧。”
晏海清诧异道:“你们好早!”
他们约定九点医院见,现在才八点半。晏海清以为自己已经够早了,没想到还是比不过钟梨和石尧。
依照上心程度来看,她现在有点怀疑自己不是晏柔柔的亲闺女了……
杨·最不上心·绝对不亲生·子溪姗姗来迟,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端着一碗米粉,吃得津津有味。
她慢吞吞走着,一边吃一边道:“别急别急,等我吃完了再上去。”她看了看晏海清道:“早知道你比我早,我就给你带一碗米粉了。”
晏海清一看就知道这是杨子溪挚爱的泡椒米粉,她倒对这个不执念,于是道:“你别说话,快点吃。吃完我们就上去。”
他们蹲在医院门口的花坛旁边,一点也不顾及形象,姿势特别不羁。
杨子溪三下五除二扒完碗里的米粉,然后擦了擦嘴唇,道:“好了。”
四人一起进医院大门的时候,与一队人擦肩而过。那队人穿着统一的服装,一个个人高马大,看上去战斗力超群。
杨子溪觉得这可能是部队里的人来看望老战友,于是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等他们全部离开视野之后,晏海清却突然开口道:“跟我那天遇到的人一样。”
杨子溪:“嗯?”
“他们跟那天我在巷子里遇到的男的穿得很像,给人的感觉也很像。”晏海清回头盯着他们看,想确认自己的判断对不对。其中一个人回头看了晏海清一眼,平平常常的一眼却压迫力十足,晏海清连忙转过了头。
她补充道:“不过那天天太晚了,也许是我看错了。”
杨子溪却皱着眉头,问:“是真的吗?他们到这里来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