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摇了摇头,笃定道:“不会的。”
晏明的出现让晏海清心中警铃大作。她对晏明没有好感,心中又时常回想起那个号码。为了不被对方诱惑,只能让自己不缺钱。无欲则不败。况且晏柔柔也是真的要住院了。
她接了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兼职:晚上在家里绣十字绣,白天在学校里帮人代写作业。陆陆续续进账倒也不少,可自己的作业就没时间写了。
于是杨子溪旁观晏海清从“提前完成作业”到“按时完成作业”到“推迟完成作业”,中间将将不过半个月。
人堕落起来真的太容易了。
杨子溪一颗老妈子心蠢蠢欲动,每天上课都看到晏海清沉溺于不成气候的“兼职”,真是恨铁不成钢。
“你这样没有远见,日后考大学怎么办?你以为成绩是平白无故得到的吗?”每次杨子溪都想这样说,可是看着晏海清那个沉默的样子,又说不出口了。
晏海清很缺钱,特别缺,杨子溪是知道的。晏柔柔住院要钱,晏海清读书要钱。要是不专注于赚钱,晏柔柔的病情只会愈发严重,到时候晏海清还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存在都是问题。
这一经济需求不可能仅仅靠自己的接济解决,救急不救穷,晏海清只能自谋生路。
杨子溪清楚地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只能一面忧愁地看着晏海清“堕落”,一面默默期待对方其实是学神,就算不努力学习也能保持名列前茅。
可是天道酬勤,晏海清纵然脑子活泛聪敏机智,成绩也是每况愈下。
这些小小的懈怠在平常日积月累,看不出来。杨子溪只是能够感觉到晏海清越来越跟不上课后作业,有时候甚至要问自己抄。
而在高中第一场正式考试——期中考到面前,一切都无处可逃。
成绩下来的时候,就连常易都震惊了,她拿着卷子看了好一会儿名字及分数,确认自己的确没有眼花之后问晏海清:“晏海清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晏海清把试卷收进了桌子里,道:“没什么。”
她一脸疲惫,黑眼圈很严重,似乎就没有睡好觉过。
常易张了张嘴,道:“我以为你跟杨子溪换了试卷,可是字又是你的……”
这一点常易比杨子溪要好多了,至少她能认出周围所有人的字。
杨子溪开玩笑道:“胡说什么呢,我能考那么高?”
她还没看分数,下意识以为晏海清比她好。
常易却摇了摇头,说:“你考得比晏海清要高啊。”她不懂遮掩,有一说一,在晏海清面前就这样比较了起来。
杨子溪一愣,随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