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拒绝晏明之后,晏明就没有再来过了。虽然还有住院费压着心头上,但是杨子溪的表哥预付了那一千块钱,也算解了燃眉之急。
班主任找她谈话,主题是晏海清日渐下滑的成绩。
晏海清分班进来的时候,排名数一数二。她人乖巧,家庭条件不好也不从来动歪心思,班主任很是喜欢她。可最近成绩几乎直线下滑,上课都能看出心不在焉,班主任心里急得很,正好趁着期中考完了来敲打一番。
他细数了开学至今所有任课老师对晏海清的印象,随后话音一转,说大家都有点失望。
晏海清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班主任把她叫出去的时候她就知道是要说什么,可听到这里心里还是升起了密密麻麻的愧疚。
眼看着晏海清头越来越低,班主任叹了口气,道:“下半学期好好学习,你底子很好,下定决心追赶的话,很快就能起来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
班主任又道:“我前几天听校长说,有企业要在我们学校设立奖学金,金额挺高的,单位是万,只奖励最优秀的学生。”他看了看晏海清,提议道:“我就偷偷跟你提一下。不如以这个为目标,努力一下?”
晏海清点了点头,心里却已经被炸开了花。
班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进去自习吧。”
晏海清走了进去,脚步几乎是漂浮的。她内心欢呼雀跃,面上却不动声色,在杜宇转头问班主任说了什么的时候,还能沉静如水道:“他说我期中考试退步了。”
杜宇也退步了一些,因此感同身受。节哀的表情露出了苗条,立刻就被班主任点名:“杜宇,不要讲小话。你过来一下。”
杜宇:“……”
杨子溪在一旁旁观,此刻忍不住笑了出来。
晏海清给了杨子溪一张小纸条。
【班主任刚刚跟我说,我们学校要增设奖学金了。他让我朝着这个努力。】
【多少钱?加油!】
【听说有一万呢,等我拿到这个,我就还你钱。】
杨子溪这边不知道班主任是怎么传达的,心里吃了一惊:只有一万,爸爸怎么这么小气……
笔下却回答道:【没事,我不急。】
过了一会儿,晏海清又传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呃……不要告诉别人……】
班主任嘱咐过这是偷偷透底,意思就是让晏海清不要说出去。可是她手一快就告诉杨子溪了,等到现在回味过来,只能亡羊补牢。
杨子溪笑,回:【我能告诉谁啊,钟梨和石尧都对这个没兴趣。】
晏海清笑了笑,拿出了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