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年前掳走晏明的时候,是在小小的福利院外,并没有人看管。
那一次进行得太过顺利,晏家二老便认为这次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拐走大活人。
可现在毕竟是三十年后,也不是破旧的福利院墙外,他俩刚刚把晏海清抬起来,便被医生注意到了。
那位一表人才的医生喝止道:“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架着晏海清,慌不择路地从楼梯走。医生三两步追上来,在后紧追不舍。
晏海清见到有救星,眼睛都是晶亮的,急切地盯着那位医生,同时手脚不断挣扎,扰乱他们的步伐。
他们俩见那人竟然跟在身后,急得加快步伐,却毫无章法。他们无暇留心脚下,一个不小心就从楼梯上摔倒了,顺着台阶一路滚了下去,直到撞到了墙壁上。
晏海清没有支撑,随着他们摔了个头晕眼花。停下来的时候,正趴在两位老人身上,姿势很是尴尬,头也疼得不行。
医生几步跨下台阶,先检查了一番。好在三个人均只受了一些皮外伤,没有伤及生命。他把晏海清拉了起来,问那两人:“你们干什么的?”
外公外婆颤颤巍巍站起来,道:“这……她有精神病,我们带她去看医生。”
这谎言太拙劣,晏海清都快气笑了。
那医生狐疑地看着他们,顺势把晏海清护在背后,道:“我就是医生,你们刚才跑什么?”
他们看了看医生,辩解道:“我怕她跑了……”
医生对晏海清道:“海清,把保安找来,然后回你妈妈的病房呆着。”
原来这医生便是晏柔柔的主治医生,已经跟晏海清很熟悉了。
晏海清点了点头,最后看了晏家二老一眼,眼里是全然的冷漠与厌恶。
穷乡僻壤出刁民,他们没有拿人当人看,晏海清也不会再拿他们当亲人看。
她转过身打算去找保安,却没想到身后传来重物撞击的声音,紧接着便是张医生的痛呼。
晏海清下意识回头,看见外婆用晏柔柔没有收下的鸡蛋砸了张医生,张医生歪在扶手上,手捂着眼睛,头顶上有破碎的蛋壳,蛋黄和蛋清从额角流了下来。
晏海清知道他们愚昧,却没想到会愚昧到对医生下手。好在来自鸡蛋的撞击虽然看着吓人,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实质伤害。她心里一慌,知道他们的目标是自己,于是转头就跑。
外公外婆跟在后面追,但是到底比不过年轻人,没一会儿就落在了后边。
晏海清一边跑一边喊:“杀人了!抢劫了!”
认识她的医生和护士们都围了过来,不一会儿把身后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