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柔柔此刻的力气非凡,砸椅子的时候带着惊天灭地的气势。
晏明反应敏捷,朝旁边躲闪了一步,却没有被砸中。椅子砸到墙壁之上,四分五裂。一块木屑从墙上弹到了晏明的脸上,把他的眼角砸出了一道口子。
晏柔柔见状又去拿房子里的第二把椅子,转头似乎是要朝着晏家二老砸过去。
晏海清自己气到想要砸人,全然没有考虑到后果。轮到自己妈妈这样做的时候,理智却都回来了。她从晏柔柔手上把椅子抢了下来,大叫:“妈妈,你在干什么!”
晏柔柔没有说话,再度去抢椅子。
对于现在的晏柔柔而言,她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这么多年来受到的对待已经化成了心底的伤,根本不需要理智,便能回想起浓烈的狠。
就在晏柔柔与晏海清拉扯不清的时候,晏家二老竟然趁乱扯住了晏柔柔的头发,嘴里骂道:“不要脸的东西!”
晏海清因而转头维护晏柔柔,与晏家二老战作一团。杨子溪也不由得加入战局,把晏家二老的手掰开。
晏柔柔的手得了空,攥着椅子奇特地笑了笑,随后把手上的凶器扬了起来,朝着晏明冲过去,似乎要再来一次。
这个疯癫的女人即使最狂躁的时候,也依然记得谁是不可以攻击的。
晏明这次心里有了准备,伸手一把抓住了椅子腿。他毕竟力气比女人大,略微用力便把椅子从晏柔柔手上卸了下来。
他把椅子往无人处一扔,椅子直直地朝窗子飞去,把玻璃砸了个稀里哗啦。
椅子掉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属于灭亡的声音,可以想象它被碎石的惨状。
他道:“柔柔,你这么恨我吗?”
晏柔柔的凶器被夺走了,整个人惶恐不安,微弱地摇着头,一直朝后退。
晏家外公分出一只手,死死地拽着晏柔柔的头发,把她朝窗台带。
他把晏柔柔死死地压在窗台上,看样子是想把晏柔柔推下去。
晏海清和杨子溪却被晏家外婆牵制住了,这老婆子战斗力惊人,一手拽着晏海清的头发,一手拽着杨子溪的脸,一双“鹰爪”十分有力。而晏柔柔拼命挣扎也没法挣脱,反而头发被扯断了好多。
见状,晏明抓住晏家外公的衣服,把晏柔柔从他魔掌下解救了出来。“你干什么!”
晏柔柔立刻闪开,蹲在了墙角,哭了起来。
这下子变成了晏明把晏家外公压在窗台上的情形。
接下来的情况是所有人都没能想到的——蹲在墙角哭泣的晏柔柔突然抱住了晏家外公的双腿,然后站了起来。
晏家外公正被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