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柔柔此时正在医院静养,并不知道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自动把那一段记忆遗忘了,据说经常询问护士:“海清呢?好久不来了,是课业变繁重了吗?”
护士们总是支支吾吾。
恶劣的记忆是病痛的根源,晏柔柔忘记了这些之后,精神状态变改善了许多,失眠和发病的频率都减少很多。
杨子溪这次去探病,没有忘记买水果和花。晏海清让她不要花这些冤枉钱,杨子溪笑了笑,说:“坏事走了,总该庆祝的嘛。”
晏海清也就随她去了。
晏柔柔看见这些花的时候特别诧异,站起来道:“这是在干什么?”
杨子溪对着晏柔柔甜甜一笑,道:“今天天气比较好。”
她把这束花插在花瓶里,然后对晏柔柔道:“阿姨,我们下去散散步吧。”
窗外阳光正好,光是看着就让人暖洋洋的。
晏柔柔朝窗外望了一下,温柔的阳光让人的心情变得很好。她又看了看两个小孩子,她们都充满期望地看着自己,于是她笑了一下,说:“好啊。”
晏海清和杨子溪陪着晏柔柔下了楼,在小径上慢慢走着,一边走一边聊天。
家长毕竟关心孩子的未来,晏柔柔问了很多跟学校和成绩有关的事情,好在晏海清争气,还能交差。
杨子溪底气却不那么足,跟晏柔柔聊天的时候,她都不敢说自己期中考在班上排二十几——这已经是中等偏下了。
她含糊道:“考得不怎么好……”
晏柔柔愣了愣,随后笑:“接下来好好学习,一定可以赶上来的。加油哦。”
杨子溪难得地红脸,暗暗下定决心,首先自己以后一定不能再抄作业了。
虽然平常杨子溪父母也会关心她的成绩,可是杨永采取放养政策,只要杨子溪不太出格,这些都无所谓。而妈妈每次问完分数之后,都只会一股脑地夸杨子溪乖,说比她自己小时候争气。
杨子溪从来没有从父母那里接到过这么温柔的鼓励,一时间有些发愣。
晏海清适时岔开话题,道:“妈妈,人家心里有数呢,你又不是她家长,不要说这么多了。”
晏柔柔闻言,立刻转头对杨子溪告状:“你看,这孩子嫌我啰嗦了。子溪,你觉得我啰嗦吗?”
晏柔柔“恶人先告状”之后,很是怅然地自言自语道:“你是不是平常就嫌我唠叨,趁这个机会正好说出来?”还戏份特别足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晏海清道:“怎么会!”
杨子溪帮腔:“当然不是啦,她只是嫉妒,因为阿姨比较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