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在钟梨质问“你做这些事情就不羞愧吗?!”的时候,晏海清久违地回顾了一下过去,试图梳理出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
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经常陷入莫名的暴怒或茫然里,说句话都要思考半天。
也许是要犯精神病了吧,晏海清想,听说这种病是会遗传的。
还好所有的仇都已经报了。
在陆阳文的陪伴下,晏海清去南门综合医院拿药。她曾经发誓再也不回这个地方,没想到才短短十年就食言了。
食言而肥食言而肥,自己会不会长胖呢?她看着体重计上的指针摇摇摆摆地停留在了35附近,摇了摇头。
越来越瘦了。
正是在南门医院里,她遇到了钟梨。钟梨像一头愤怒的失去幼崽的狮子,瞪红了眼睛冲上来,似乎要把晏海清撕成碎片。还好陆阳文挡在了前面,否则晏海清觉得自己可能会就此死掉。
虽然死掉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人间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东西了。
钟梨迅速被医院工作人员隔离开来,晏海清看着钟梨的愤怒的双眼,心想:我怎么觉得钟梨才是喜欢杨子溪的那一个?
噢对了,杨子溪。借着这个带着些微醋意的念头,晏海清终于回想起来了,自己喜欢杨子溪。
可是杨子溪死掉了,因为自己抢了她的未婚夫。
晏海清在原地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扬起手上的包包,一股脑地砸在了陆阳文身上。
各种各样的小东西掉了出来,眉笔、口红、镜子、钱包……还有一个天堂伞的商标。
陆阳文没有想到晏海清突然发难,站在原地看着小物件慢慢散落在地上,随后走过来试图抱住晏海清,嘴里道:“海清……”
晏海清瞪着他,道:“为什么你不去死呢?”
这句话曾经在青春期的晏海清身上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她至今还记得那天下午晏柔柔的样子。
晏海清把语气和表情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全数砸给了陆阳文,她知道这有多伤人,可她没必要忍。
陆阳文依旧是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点了点头道:“可以,我去死。”他温润如玉,表情一点也没动摇。
晏海清忘了,伤害生效的前提是,有爱存在。
她顿了一会儿,问陆阳文:“你爱杨子溪么?”
这下子陆阳文才变了变脸色,过了一会儿,他说:“你呢?”
晏海清心中一紧,去捡地上已经被砸碎的化妆镜。她攥着尖锐的那瓣碎片,有血从掌心汩汩而下,滴在地板上触目惊心。
这镜子被晏海清用出了匕首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