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柔柔的病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
晏海清的心情也越来越好,每天都在兢兢业业地努力学习,没有再去做那些无谓的打工了。
虽说如此,有一个兼职还是不能舍弃——一千只千纸鹤。
每次老师在前面奋笔疾书的时候,晏海清就把手放在抽屉里折千纸鹤,反正折这玩意不占脑容量,一分钟一块钱为什么不赚?
杨子溪不止一次对这门手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常常问晏海清:“你怎么折的这么好看的?”
晏海清恃才傲物,道:“叫我姐姐我就告诉你。”
她对自己竟然生在杨子溪后面这件事情非常不满,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找回场子了。
杨子溪坚守立场,说:“我不,反正你最后折了也要给我。”
刚刚说完,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因此连忙补救道:“我是说,给表哥折完之后就轮到我了吧?你还有时间吗?”
晏海清听了这句话,停顿了一下,说:“你很急么?要么我先给你折?”
杨子溪对于顺序没有什么感觉,反正最后两罐子纸鹤都是要给自己的,于是道:“可以啊。要是最后没时间了,给我表哥的随便折一折就好了,他不挑。”
晏海清反问:“你很挑么?”
杨子溪一愣。
晏海清接着问:“说起来,你要送给谁啊?这么久没听你说过,你藏得真严。”
杨子溪还没有编出这个人设,因此只好含混道:“秘密,秘密。”
晏海清“哦”了一声,手头上不动声色地加快了折纸鹤的速度。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点难受。她以为自己跟杨子溪是很好的朋友了,原来还没有到共享粉红小秘密的程度?
晏海清用了好几个罐子装千纸鹤,罐子是从家里拿的,就是那种卖棒棒糖的巨大的透明罐子。每折满一罐,她就交给杨子溪。
就在她以为自己圣诞节之前都要淹没在罐子和纸鹤里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访的,总之晏海清是在放学之后才见到的。
她一进屋便扬声问:“妈妈,我们家还有卖棒棒糖的罐子吗?”
晏柔柔从里间走出来,没有理会罐子的事情,而是道:“海清,我们家来客人了。”
晏海清不知道自己家能有什么客人,因此看见晏柔柔身后跟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的时候,心里很是吃惊。
女人穿着得体,妆容精致,一看就不是晏柔柔会认识的类型。
对方神态很疲倦,见到晏海清之后张口便叫:“海清。”
这样的自来熟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