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给徐夫人打了电话。
她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号码已经拨出去了,只好与徐夫人沟通。
晏海清在电话里说得很清楚:把持有的晏氏集团的股票全部卖掉,拿到的钱一分不要留,全部捐出去。现在拥有的不动产和其余财产也全部卖掉捐出去。最重要的一点,徐夫人要跟晏明离婚,孩子归徐夫人,孩子的姓氏也要改掉。
就算要求这么严苛,徐夫人还是在电话里喜极而泣,全都一一答应。
也许对这时候的徐夫人而言,所有的身外之物加起来都抵不上不一个晏展辉。
约定抽血的那个周末,是晏海清第二次跟徐夫人见面。这个时候的徐夫人穿着朴素,没有化妆。不仅衣服廉价,连耳环手镯之类的首饰也没有了。
她在医院大厅里坐着,样子相当局促,看见晏海清来了,连忙站起来,表情很是小心翼翼,道:“海清……你吃早饭了么?”
晏海清是跟杨子溪一块儿来的,来之前刚刚吃过了那家据说“美味上天”的米粉。晏海清点了点头,说:“吃了,去抽血吧。”
徐夫人看着晏海清,觉得彼此无话可说,因此只能带着晏海清上楼去。
抽血的过程很快,晏海清看着自己的血液一点一点进入到针管里,心里竟然生出一种解脱的感觉。
她恨晏明,连带着也恨自己体内的血。可交出这一管血之后,她就好像与晏明再没有关系,与这个姓有关的所有传承,她都亲手主动舍弃了。
从此以后,她再也与晏家没有瓜葛,不管是晏明的晏,还是晏家二老的晏。
她和妈妈是独立的家庭,新的族谱从这里开始。
徐夫人看着那血液被护士好好地收起来,表情很复杂。她看了看晏海清,犹豫问道:“海清你……要去看看展辉吗?”
晏海清一愣。
徐夫人也许只是临时起意,见到晏海清不说话,连忙局促地摆了摆手,说:“我随口说的,你不要当真……看到我们母子,你只会觉得恶心吧……”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说:“去看看吧。”
就看这一次,之后就真的不再回头。
晏展辉——现在叫徐展辉——住在相当普通的病房里,这与晏海清想象的不太符合。
看到有客人跟着徐夫人进来,小男孩叫了一声“妈妈”,然后怯怯地看着晏海清和杨子溪。
徐夫人介绍:“展辉,这是……给你捐赠骨髓的好心人。”
徐展辉精神不太好,脸上都没有什么血色。他对着晏海清笑了一下,然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