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迟到过一次之后,杨子溪觉得自己患了“迟到病”。不管她几点起床,不管她买不买米粉,最后都逃不出一个结果——迟到。
晏海清半是嘲讽半是同情地看着她,道:“那个米粉就那么好吃吗?我怎么没有察觉?”
时隔多日,她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晏海清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杨子溪诧异地看着她,说:“天呐,我不能理解你!”
浮夸地捂完嘴巴之后,她又恢复了常态,道:“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正常,正常。看来下次我不能叫你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杨子溪正好看到值日生把她的名字写在了迟到的耻辱柱上,于是叹了口气,心想:米粉没吃成,反而要吃一口的粉笔灰吗?
晏海清连忙道:“叫我去也可以啊,我又不是说它难吃。”
听见她们俩聊天,杜宇没忍住转过头来,八卦道:“你们知道么?好像有新的转校生要过来了。”
转校?一般而言高中转校很罕见吧,而且还是转到市一中来。
杨子溪问:“谁啊?转到几班?”
杜宇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天去办公室补交作业的时候,听见老班在跟别的老师聊这个。好像是在原来的学校犯了什么事,被开除的。”
晏海清道:“应该不可能是我们班吧?”
这是市一中最好的班级,这里的所有学生都是用来冲清华北大的。
杜宇点了点头,说:“那倒也是。”
他八卦完,发现没有任何爆点,于是转头过去背书了。
没想到一语成谶,第一节课快要开始的时候,班主任领着一个女孩子出现在了讲台上,对全班道:“大家注意了,从今天开始我们班要迎来一个新同学,以后要和平相处,成为一家人。”
他拍了拍旁边那个女孩子的肩膀,道:“成碧,自我介绍一下吧。”
杨子溪眯了眯眼,插班能□□最好的高中里最好的班级,这件事情还是有点趣。
成碧穿着一件亮闪闪的皮夹克,上面缀满了铆钉,看上去格外不羁。她点了点头,道:“大家好,我叫成碧,看朱成碧的成碧,谢谢大家。”
她拿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的字体特别独特,是初中生时期大部分女生都迷恋过的糖果屋字体,杨子溪记得自己初中的时候还是模仿过的,可惜没能成功。
成碧显然功力深厚,浑然天成,一挥而就。写到碧字下面的石字底的时候,她直接用一个螺旋的圈代替了。
字体看上去非主流,不过着装也不是主流就是了。就这一个露面,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