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班长就带来了他分好的声部,他甚至打印了四十八份并且装订好,早自习还没开始就让第一排往后传。
也是很用心了,估计花了不少钱。
杨子溪、苏伊伊和班长的版本和大家不太一样,直接在封面上写了名字,以保证传的时候绝对不会传错。
常易递给了杨子溪,杜宇转头道:“杨子溪,你的谱子好特殊啊。还有封面。”
杨子溪翻了个白眼:“要是你来弹钢琴,你也这么特殊。”
杜宇嘿嘿地笑了笑。
杨子溪看都没有看练习稿,直接扔到了抽屉里。反正无非就是从网上找来的谱子而已,难道班长还能一个晚上给她弄出变奏来?
晏海清翻开练习稿,叹了口气,说:“这要练多久啊?看上去很复杂的样子。”
杨子溪凑头围观晏海清的那一份,顿时觉得悲痛——班长太负责任了,零零碎碎分了好多个声部,男女声相互缠绕不说,男女声还各分了低音和高音。
班长这么较真,杨子溪竟然难得地对这个元旦晚会有了一点点动力。
怎么说呢,看到有人很费心,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划水……的这种动力吧。
曲子选的是《雪绒花》,弹、唱的难度都不大,最大的问题就是配合。这就只能用时间来磨。
班主任划分了一个固定的时间段专门用来练习,就是吃完晚饭之后的第一节晚自习,这一节晚自习没有老师讲课,让学生们自主安排,是真正意义上的晚“自习”。
通常晏海清都是利用这段时间一边写练习题一边听英文演讲练语感的,得知这个安排的时候,她的表情整个都灰暗了。
杨子溪拍了拍她的肩,说:“早叫你把mp4带回家去听了吧,这样也不用为了时间被占而痛心疾首。”
晏海清还是摇了摇头,她在这方面十分固执,被杨子溪诓骗着带回家两次之后,就坚守了底线,再也没有越过线。
甚至晚自习的时候听英文演讲,她也从来不主动开。要是杨子溪忘了打开mp4,或者不分给她耳机,她也什么都不说。
这让杨子溪十分心累,她最近买了一个uch,不仅涵括了mp4的所有功能,还能联网。关键是她已经习惯了苹果的贴心,按键式的mp4怎么用怎么别扭,她老早就想换了,换下来送给晏海清用正好,可惜晏海清就是不领情。
晏海清太自制,想要对她好,只能把所有的好都捧到她眼前。
更重要的是——杨子溪听英文演讲已经听出茧来了,她一·点也不想听!可她要不分一个耳机的话,晏海清也不会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