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次元旦晚会,杨子溪还真的认认真真练习了《雪绒花》。
虽然班长说她不必参加排练,她还是去旁听过几次。
不得不说,班长的组织能力挺强。在他的调.教下,一群完全没有学过声乐的学霸高中生们竟然唱得挺像模像样的,班主任喜笑颜开,表扬班长:“要是这学期我们评上了最佳班级,班长一定功不可没啊。”
班长笑了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到后来,晏海清去排练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排斥了,她甚至还特地拜托杨子溪在mp4里下了一首《雪绒花》合唱版,没事的时候就听听。
杨子溪:“……”
元旦晚会定在12月18日的晚上,合理利用周五晚上,微妙了占用了学生们的休息时间,又不会被投诉。
鉴于此,选拔便定在12月14日到16日,全校三个年级五十几个班,报上来的八十多个节目依次在大礼堂接受筛选。
也许校长是真的打定主意要举办一届学生们都喜爱的元旦晚会,公布的选拔会评委中,竟然大部分都是学生会成员,只有一个老师负责把关主题,把极度三观不正的东西刷下去。
选拔的前两天,班主任找学校借了大礼堂和一架钢琴,打算现场彩排一下,看看整体效果。
这一次杨子溪就必须参加了。说实话这次的实地彩排基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她,因为除了她之外的四十七个人已经磨合了很久,默契十足,出问题的可能性很小。
大家最开始只是打算随便唱唱,应付应付而已。但是在排练的过程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真的激发了班级荣誉感,全班众志成城,非得把这曲子排演好了。去大礼堂排练的路上,每个人都神采奕奕,充满了期待。
这搞得杨子溪压力很大,生怕自己学艺不精,搞砸了节目。
晏海清安慰她:“不要担心,反正是彩排,正常发挥就好了。”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道:“不是怕发挥不稳定,不是我吹,我心理素质还挺好的。我就是怕我弹得不好,超常发挥也拯救不了。”
晏海清看了看她,觉得她脸上的担忧不似作假。可她又不太懂钢琴这种事情,因此只能拍了拍杨子溪的肩膀,道:“别怕,我相信你。我们全班都相信你。”
杨子溪捂住了脸,说:“你别说了,你一说我压力更大了。”
虽然说着压力大,但实际排练的时候,杨子溪却表现得可圈可点。
如她自己所说,她心理素质过硬,并没有犯弹错音符或者踩错节奏之类的低级失误。但是她另外一半说错了:以她的水平而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