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3日一早,选拔会的安排就贴在了学校的公告栏。
在那一行行的班级得分的旁边,这张公告显得尤为活泼,连边边角角都画了俏皮的小人。
十八班的同学们看到公告,几乎都炸了。
原因无他,他们班竟然有两个节目——合唱《雪绒花》,以及原创曲目《明天的我》。署名分别是“十八班全体成员”和“无知之木”。
大家全部在讨论,这个突然钻出来的无知之木是何方神圣,只有杨子溪看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无知之木,如果没想错的话,来源应该是“无知之幕”1。给乐队起名的人似乎意有所指?
已经很久没来上学的成碧突然出现,她这次换了装束,穿着一件黑色的长及小腿的风衣。
看来就连摇滚少女都是怕冷的。虽然杨子溪怎么看都觉得这件衣服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的里昂同款……
她一进教室,全班竟然有了片刻的寂静。
成碧环顾教室,当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座位已经没有了。不过她没有在意这个,而是走上讲台,在黑板上用她那特殊的字体写了几个字:【无知之木】。
班上于是完全静下来了,都看着她。
成碧语气平静,音量也不大:“大家好,无知之木是我的,我是主唱兼队长,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为了同一场晚会努力。”
说完了之后,她也不管全班目瞪口呆,用黑板擦擦了黑板,便走到了教室最后边,自己动手,把椅子放下来,就这样坐在了最后一排。
教室里顿时乱作一锅粥,大家都想打听更多的事情,然而成碧无所谓的表情自成一体,把好奇的目光都隔绝开来。
只有杜宇毫不在乎,面朝后排,跪在椅子上扬声问道:“你什么时候组的乐队啊,好酷!”
成碧笑了笑,说:“有几个月了,你要加入吗?”
杜宇忙兴奋道:“好啊!”
成碧摊了摊手,说:“可惜你过不了检。”
杜宇于是有些沮丧,规规矩矩地坐回了原位。
杨子溪转头,看见成碧朝自己这边笑了笑。
除了早上的一点点小波澜,日子仍然在继续。中午吃饭的时候,钟梨和石尧都在打听:“听说你们班有两个节目?那个合唱我还可以理解,不过《明天的我》是什么鬼,无知之木又是什么?”
杨子溪一边扒饭一边解释:“无知之木是成碧组的乐队,好像是他们自己写的歌吧。”
钟梨道:“自己写的歌?是不是全部都是死亡、爆炸之类的,会不会被刷下来啊?”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我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