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心完之后从楼顶下去,刚刚好踩上了上课的铃声。
杨子溪坐到座位上之后就觉得不对劲,她的抽屉再次被人动过了。她驾轻就熟地把摞在一块儿的教科书一本本拿开,果不其然,看到了外观非常眼熟的信封。
杨子溪叹了一口气,认命般地拆开来,发现这一次有了差别。
a4纸上的字不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而是手写的。
【你是同性恋吗?!】
语气激愤,末尾的感叹号几乎都要把纸戳穿了。
对方小心翼翼地隐藏了那么久,终于还是在这种地方暴露了。也许是因为前几天都是有备而来,这一次却是突发状况——对方根本没有预料到杨子溪会撕掉那张海报。
杨子溪认字迹的能力相当差,仅仅是能认出自己的而已。由于经常朝晏海清的作业,还隐隐有跟晏海清搞混的趋势。
她看了半天,看不出任何信心,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见到过,只能拿给晏海清看。
“嗯?”晏海清以为又是小纸条。
随即,晏海清就变了脸色。她皱着眉头给杨子溪写纸条:【怎么又收到了?】
【可能被我激怒了吧。你认识这字么?我认不出来,所以问问你。】
晏海清于是忍着恶心,仔细地看了看。
这字迹实在是太平淡无奇了,看不出男女,也一点不熟悉。晏海清看了好一会儿,最终只能作罢。
【认不出来……】
杨子溪拍了拍她的肩膀,意思是“没事”,随后把纸条收进了抽屉里,专心听讲。
幸好刚刚把晏海清的那张带上去了,不然按照自己被贼惦记的程度,那张只怕又要作为罪证了。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许那个人真的生气得不得了,第二天,学校贴吧里竟然出现了一个帖子。
帖子标题就很直白:你们听说了吗,我校有蕾丝边!
帖子把那天公告栏的事情都写出来了,虽然没有照片,但是有很多人看到了杨子溪的“壮举”,都在帖子下边发言“佐证”,似乎就凭那一幕就能够认证杨子溪是同性恋一样。
发帖人是个小号,还顺带着科普了一下成碧的感情史,并且把晏海清的名字写出来了。最后它指出,现在杨子溪跟晏海清玩得挺好的,啧啧啧真是贵圈真乱啊。
玩贴吧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全部都在那个帖子下边围观,顶贴。市一中的贴吧里帖子本来就不多,这样一来竟然被人工置顶了。
这件事情还是石尧告诉杨子溪的。
听完之后,钟梨竟然比两个当事人还要愤怒,把桌子一拍,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