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的选拔在14号全部完成,15号一早公布栏就出了结果。
结果令十八班的大家很沮丧,因为《雪绒花》被刷了。相反,《明天的我》明晃晃地挂在名单上。
看完成碧他们的表演,杨子溪就知道无知之木比较稳。只不过没有想到大合唱竟然被刷了。
明明花了很多工夫排练的。
班上气氛比较凝重,下课也不打闹了,全都埋头做作业,似乎要把用来排练的时间通过这种方式补起来。
也许还是不够新颖吧,虽然花了很多工夫,但是没有戳中评委的萌点,被淘汰也没有办法。
杨子溪叹了口气,看着晏海清也难得地沉默下来,专心致志写数学练习册。
整件事情里最失望的该数班长。他一手策划了这个节目,单单是分声部就花了不少功夫,更别提恶补指挥知识了。
就算班长是最受打击的那一个,他还是来到杨子溪这桌,对杨子溪道歉:“节目被刷了很抱歉,浪费你那么多练习的时间……”
杨子溪突然收到这个道歉,有些莫名其妙。她愣了一下,笑道:“节目被刷不是你的错,大家都在练习。硬要说的话,我还是偷懒最多的那个呢。”
班长摇了摇头,说:“分工不一样,承受的压力也不一样。你和苏伊伊同学压力都挺大的。是我选节目的时候预判失误,耽误了全班的时间。待会我会对全班道歉,在这里就先对你说抱歉了。”
杨子溪吓了一跳,觉得对方这种说辞颇具日本剖腹道的精髓。她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忙摆了摆手,说:“大家也都不会在意吧,没选上我们都很遗憾,不过不是你的错。你辛苦了那么久,也很值得尊敬。”
班长点了点头,但是似乎并没有听进去。“谢谢你。”
就算杨子溪蜻蜓点水地安慰了几句,然而班长仍然在课间向全班道歉了。
这波道歉成功地洗去了弥漫在班上的沮丧味道,大家都开始想方设法安慰班长,气氛比方才稍微热络了一点儿。
杨子溪看着挺感慨的,虽然班长丝毫没有提《明天的我》,但是已经有人在责备它了。
其实两个节目并不是竞争关系,既然一个班报上去的节目有可能不被选中,那么自然也可能都被选中。这都是评委的口味问题。话是这么说,一个上了一个没上,总让人有一种是被抢了资格的印象。班上有不少人在小声议论成碧。
好在成碧听不到,她今天再次缺勤,大概是去搞她的乐队去了。
直到元旦晚会,成碧都没有出现。
按照班级分了座位区域,杨子溪和晏海清还是坐在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