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跟在晏海清后面,奈何对方的著名属性之一便是跑得快,不一会儿就被甩在了后面。
杨子溪一边跑一边听到音响里传来成碧的声音:“不好意思,我摔了一跤,不过不太严重,让我们接着high起来!”
吉他、架子鼓和贝斯都在继续,在全然的黑暗里竟然有点带感。
杨子溪这才放下心来,大概只是普通的意外事故。
她放慢了脚步。
从舞台去往后台的必经之路上有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的两个门分别连接着后台和去往厕所的走廊。
经过这个房间的时候,杨子溪毫不犹豫往后台拐,然而却有另一个人直接拉着她的手,把她带到了走廊上。
那双手的触感很陌生,仔细感受还能发现手心里有汗。
杨子溪心里一紧,暗道:来了。
她不讲话,在那股力道扯着她朝走廊更深处去时,默默往回使劲,同时在微弱的光线下观察对方是谁。
对方力气比她大,这样的挣扎根本是小打小闹,没有任何作用。
于是她开口道:“班长。”
那个人影一愣,终于停了下来。
杨子溪叹了口气,趁机把手抽了出来,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杨子溪看到海报的时候还有点奇怪,因为主事人并不知道自己会把海报撕掉,证据是后来义愤填膺的“情书”。说海报是因自己而起,那也太奇怪了。
那时候她以为是变态跟成碧有什么私人矛盾,或者只是单纯恐同,现在一看倒也很明显了。
并且第二封情书是通过排练乐谱一起送来的,亏她还以为是在传递过程中塞进去的,所以并不敢询问有谁来过自己的座位,以免打草惊蛇。
见被认出来了,班长也不急着往里走了。他转过头看着杨子溪,笑得很奇怪。
“杨子溪,我尤其喜欢你。”班长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这个,叫杨子溪吃了一惊。
“第一次看到你,是那天晚上登记全班的姓名做座位表,那时候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你的表情太好看了,我注意你很久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成碧走那么近呢?你为什么要是同性恋呢?明明长得这么可爱,好好当我女朋友不可以吗?你怎么能出轨呢?”
“……?什么叫出轨?”杨子溪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且不说她跟成碧什么都没有,“出轨”的槽点也太大了吧。如果她记忆没出错,她从未和任何人建立过情侣关系,尤其是班长。
班长的笑容瞬间消失,表情也狰狞了起来:“你收下了我的表白信,没有退给我。你想反悔吗?!”班长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