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某个事实之后,晏海清就像是被雷劈过一样,愣在了原地。
她试图找出一个例子来反驳这个观点,却发现一想到杨子溪,满脑子都是开心的情绪。
成碧见着晏海清的表情,落寞一闪而过。她早就有了猜测,刚刚晏海清否认的时候,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心生幻想,安慰自己说:她们只是普通的好闺蜜而已。
但是现在,一切都包含在晏海清的表情里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或是调侃或是玩笑,只要能缓解内心的无奈就好。随后便听见后台的小伙伴叫她:“朱碧,烧烤去不去?大菜说要吹两箱啤酒。”
成碧的心里松了一下,总算不用费心思考台词来展示自己的大度和不在意了。她转头去看大菜,硬生生地把泪意压下去,高声道:“上次喝了两瓶就倒了,信你?菜!”
晏海清笑了笑,说:“那你过去吧。”
成碧看了看晏海清,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必了。她犹豫了一下,说:“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吧?”
“嗯。”
成碧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那我去了,以后见。”
她把刚刚唱high了脱掉的外套搭在肩上,和小伙伴们勾肩搭背地走向后台深处,一边收拾吉他一边和小伙伴们嬉笑怒骂。
晏海清看着成碧的样子,脑子里还一团浆糊。
自己真的……喜欢杨子溪么?
喜欢到底……是个什么感情呢?
她一边从后台撤退,一边思考这个问题。
刚刚走到小房间的时候,一声尖叫打断了她的惆怅与思考:“救命啊——!”
这声音格外熟悉,简直像是刻在晏海清脑子里一样,她甚至怀疑是自己脑补出来的。
……即使杨子溪很少用这样尖利的声调。
她下意识转头去看,发现那声尖叫不是幻觉,杨子溪竟然真的在那里。
杨子溪被一个人影逼到墙角,手也被死死地抓着。
昏暗的灯光下,杨子溪惊恐地看过来,也在一瞬间认清了晏海清。
她特别吃惊,心里迅速地闪过一个念头:不可以让晏海清过来!班长指不定做出什么呢!
体现在语言上,就是刚刚才求助过,却又立刻阻止道:“你不要过来!”
班长见到杨子溪突然发声,很是慌乱,伸手去捂杨子溪的嘴。
他慌忙中朝那边瞥了一眼,发现是晏海清于是更生气了,问道:“你喜欢女的吗?!!”
他捂着杨子溪的嘴,捂得特别紧,甚至连带着把鼻子也捂住了。
杨子溪呼吸不过来,只能“呜啊嗯”胡乱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