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带着晏海清,去向班主任请假。
考虑到成碧可能还在揍班长,她们只说是摔了一跤。
班主任吓了一跳,很快批准了她们的离场请求,并且要求陪同着一块儿去医院。
学校医务室这时候已经关门了,要开药只能去校外。
奈何大礼堂这边还需要有人照看,班主任根本分.身乏术。
杨子溪想了一会儿,说:“我给我爸爸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们吧。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因为学校不让带手机,所以杨子溪特意找班主任借了手机。
班主任觉得这样可行,于是同意了。
接到来自班主任的电话,杨永态度很慎重,第一句话是:“喂您好,是小溪班主任吗?请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杨子溪道:“爸,你快到学校来接我,晏海清要去医院,你送我们去吧。”
杨永一听,顿时紧张起来,追问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要去医院了?你呢?没有受伤吧?”
杨子溪哭笑不得,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撞了个包而已,你快来就行了。你忙的话叫妈妈来也可以。”
杨永说:“行,你等等。我很快。”
于是班主任陪着两个人站在大礼堂最后方观看表演。
只有在这个一览众山小的角度,才能看到大礼堂内全貌。杨子溪注意到,在某个角落里竟然有一对小情侣在接吻。
“……”杨子溪心想,这也是够心大啊。她朝旁边看了一眼,发现班主任正盯着舞台看得入神,似乎没有注意到。
她有心指给晏海清看,又不敢直说,怕被班主任听到了。
于是她胳膊肘动了动,碰了碰晏海清。
成功引起晏海清的注意之后,她悄悄地指了指那边。
晏海清顺着望过去,对这种事情不像杨子溪那样敏感,并没有看到那对接吻的小情侣。
晏海清疑惑地看着杨子溪,看见杨子溪焦急地看了看她,又往那边指了指。
晏海清不明所以,第二次巡视也没看到啥。
杨子溪做了一个绝望的眼神,索性拉过晏海清的手,在对方的手掌心里一笔一画地写字。
晏海清的手心里有细微的汗,杨子溪的指尖从皮肤上慢慢划过,带起一阵又一阵异样的感觉。
真刺激。
晏海清花了好大功夫,才能把注意力放到杨子溪写了什么上。
她前面两个字都没有捕捉到,只弄清了最后两个字:【……接吻】。
晏海清看了看那边,这次很快get到杨子溪的点,然后格外处变不惊,面无表情地在杨子溪的手掌上写了一个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