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的头没有大碍,医生开了一点紫药水,说涂几次就好了。
开完药,杨永开车把她送到了她家巷子口。
晏海清特别愧疚,她觉得自己的伤只是小事,麻烦杨子溪的父母跑一趟实在是太麻烦了,于是一边钻出车门一边道:“叔叔阿姨,真是麻烦你们了,这么晚还为了我的事情操心。”
杨永笑了笑,说:“没事,你跟小溪是好朋友嘛。”
杨子溪跟在晏海清的身后,也下了车。“我把你送到家吧。”
她转头对杨永道:“在这里等一等我,我马上回来。”
杨永点了点头,换了一张车载cd。
晏海清说:“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就这么几步路。”
杨子溪无所谓道:“反正就这么几步路,我送一送也无所谓咯。”
这理由真是万能,能充当两面的论据,推出截然相反的结论。
晏海清妥协了,任凭杨子溪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一同往家里走。
杨子溪的手电筒投射到地上,晃来晃去,似乎跟主人一样漫不经心。
夜风吹得晏海清脑门有一点冷,此时才稍稍冷静下来,get到自己终于觉醒了什么。
她似乎是想要确认“喜欢”这份心情的真实性,转头偷偷瞟了一眼杨子溪。
对方一边踢石子儿,一边晃动着手机,也不知道在自娱自乐什么劲。
晏海清这才注意到杨子溪穿的很少。她关切地问:“你不冷吗?”
人就是这样,不能被另外一个人问候。杨子溪本来不觉得冷,听完问话之后,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她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说:“我都加厚外套了,怎么还是不够……”
晏海清不易察觉地往杨子溪那边移动了一些,与对方只剩一拳之距的时候,她伸手抱住了对方,手从背后换过,恰好能用手掌钩住对方胳膊。
杨子溪愣了愣,有些受惊道:“你干什么?”
晏海清说:“这样比较不冷啊,你说的。”
杨子溪这才想起来排练完的那天晚上,自己也是这样抱住了晏海清的胳膊以求取暖。又思及高中的女生的确偏爱勾肩搭背来展示友谊,她也就释怀,任由晏海清去了。
虽然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晏海清揽着杨子溪的身体,这具身体尚在发育中,搁在臂弯里既柔软又纤细,苗条的很,想人不由自主,想捏在掌心里。
杨永停车的地方离晏海清的家不是很远,她们走了几步就到了晏海清家门口。
晏海清意犹未尽地放开杨子溪,道:“谢谢你。”
她手里拿着透明的白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