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没有来上课。
早自习的时候班主任宣布了一件事情:由于“个人身体不适”,班长决定休学一年。随后鼓励大家毛遂自荐,再选出一个班长来。
从班主任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端倪,杨子溪和晏海清也不能确定班长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后排一边听歌一边转笔的成碧,杨子溪悄悄问晏海清:“该不是成碧把人打到医院里去了吧?”
身体不适什么的……
晏海清道:“成碧下手应该知道轻重的。”
她说得特别笃定,杨子溪不由得叹了口气:少女果然是一种会对意中人盲目自信的生物。
班上没有人举手,大家都还在消化这个消息,八卦蠢蠢欲动。
见没人愿意出头,班主任只好叹了口气,道:“苏伊伊同学,你暂时接替一下班长的职务吧。”
苏伊伊站了起来,怯生生地说“好”。
班主任又看了看成碧,班上48个学生,转学进来了一个,“转走”了一个,一加一减正好维持原样。
“成碧,你以后不要坐最后面了,就坐在班长的位置吧。人数刚刚好,还是八个组,你就算在班长那个组里。”他想了想,道:“哦,班长还是那组组长对吧?那你暂时代替一样组长的位置吧。”
成碧无可无不可,当即就搬着学校发的几册课本,坐到了班长原来的位置上。
不像十八班其他学生,成碧到现在都没有买过一本课外练习册,所有的学习用书只有教科书而已。
她相当利落地换了座位,倒教班主任有些无言:“……班长的书还没搬,你先这样坐着,今天之内他就会来把东西搬走了。”
成碧点了点头。
全班同学沉默地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怎么回事,班长就不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班长的职务和领地就被成碧取代了。
班主任金口一张,事情就已经尘埃落定。
下课之后,大家聚在一块儿聊天,八卦小料才渐渐地传开了来。
“听说班长惹到什么人了,被人关在女厕所里关了一晚上。”
“就是学校大礼堂的女厕所,那天停电之后他不就没有回来吗?女厕所里没人,表演的女生嫌那里脏,从来不去的。他在那儿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吓都吓死了吧。”
“那他最后怎么出来的啊?直到晚会完了,我们都没有见到他人呢。”
“把他关进去的人弄出来的呗,还能真的不管他,弄出人命了怎么办?”
“啧啧啧,班长真可怜,平常那么勤奋,怎么会惹到这种人啊……”
说到最后,所有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