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最后,杨子溪都没有打开来自班长的那封信,她把那封信扔给了晏海清,道:“没事折千纸鹤玩儿吧。”
晏海清:“……”
她很是心悸,想把它扔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只把这封信夹在了体育与健康里。
即使这封信也许就此尘封。
成碧在班长的位置上坐得很愉快,连翘课的次数都少了不少。
这期间出了一个小小的插曲,给平静的高中生生活增添了一丝乐趣。
一周五个晚自习,语数外理化平分秋色,一样占了一个。
数学老师喜欢测验,总是拿来考试。有兴致的时候收上去评分,没有的时候就只是在晚自习结束的最后五分钟把答案写上去,剩下的全凭同学们自己开悟。
每一个下一次都无法预料,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收上去,什么时候不收。
这一周他心血来潮,不止声明了要收上去批改,甚至还严格地要求大家把桌上的书摞清理干净,不准作弊。
考试的时候他甚至还下来转悠了几圈。
十八班采取的是两人一排,排开了之后,队列就比较长,最后一排基本上都被挤到挨着墙了,离教室最末端不过二十厘米。
数学老师巡逻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发奇想,试图要从二组后面绕道第三组,结果不出所料被座位卡住了。
他推了推二组最后一排同学的椅子,结果直接把那位同学的椅子掀翻了。
教室里突然发出重物倒地的声音,全班同学都转头去看。
数学老师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尴尬,脸都涨红了,道:“写卷子,写卷子。”
班上的同学很重师恩,并没有当场笑出来。不过这件逸事最后还是在全年级传播开来。
不知道是不是数学老师给班主任提过这件事情,班主任竟然在班会上宣布要调整座位了。
从期中考试之后,班主任就一直说要做调整,,结果一直拖着。
加上语文课小组讨论的时候不太方便,三排人一组,中间那一排不知道该朝前还是朝后,而头尾两排隔得太远,要是不扯开嗓子吼根本没办法交流,每次语文课讨论的时候,班上都像菜市场一样热闹。
于是班主任终于宣布了他的决定:“这一节课我们调整一下座位。由原来的一排两人换成一排三人,一组的人就坐两排好了,平常有什么事情也方便一点。想要局部调整座位的同学也可以借着这次机会跟别人换,想跟谁换都可以,对方答应了就好。这次调整我不参与,你们自己协调一下。要是在组与组之间调换,以后的分组就以调换过后的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