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回家之后才有时间细看那本笔记本。
这才发现里面密密麻麻都是笔记和小tip,与晏海清自己的那一份相似又不同。
晏海清自己的笔记条理清晰内容全面,是可以直接拿过去当教案的那一种。
可是给杨子溪准备的这一份,似乎是“特供版”——她把杨子溪经常记混的东西单独拎了出来,分条列好,每一条旁边还写了个人心得,怎么才能记得更牢之类的。
在最后一页的最下面补了一个常用元素的摩尔质量,显然是因为白天她问的那个问题。
杨子溪不由自主地笑了,心里觉得十分动容。
她经常找晏海清借笔记本,全是因为她自己懒得抄,没想到晏海清这么有心,竟然为自己独家定制了一份。不管是这个想法本身,还是为之付出的努力,都足够叫人感动。
这种在真挚的友情,也许只能在高中遇到了。
杨子溪决定收回“晏海清重色轻友”那句腹诽,她看着桌子上好几个罐子的千纸鹤,愈看愈可爱,总觉得马上就要飞起来了。
她想了想,翻出一个小时候用来装漂亮的砂子的那种漂亮玻璃瓶子。她小学的时候买过很多,还好没有扔掉,想找的时候还是能找出来。
她把砂子全部倒了出来,挑了一只姿态最生动的千纸鹤放了进去。又出于不知道什么心理,把玻璃瓶放在了自己床头。
似乎这样就能保佑她睡个安稳觉一样。
周四是12月24日,平安夜。
上午的课间成碧道:“今晚我可能要翘课。”
杨子溪有点诧异,问:“为什么?”
成碧已经很久没有翘课了,连着四天都安安分分来上学——对于成碧来说,能够维持三天正常上课都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过杨子溪主要是对成碧的预告感到奇怪,成碧不太在乎学校,乐队有事就直接不来了,从元旦晚会的排练就可以看出来。这样的成碧翘个课而已,竟然还要预告,实在有点反常。
成碧笑了笑,说:“我是在邀请你们一块儿去看我们表演。你去吗?”
她有看了看晏海清,又问:“晏海清,你呢?”
晏海清一愣,没有想到会收到这样的邀请,“啊?”
成碧说:“无知之木的新歌,主唱不是我,是一个北京的摇滚歌手,这次只是来客串的。不过我觉得他唱得很好,所以想推荐你们听一下,我觉得他很快就要出名了。”
晏海清犹豫了一下,她倒不是对这个“即将出名”的主唱有什么想法,而是因为杨子溪正看着她,似乎是在等她决定。
双目含笑,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