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溪拿了那两杯果汁,就和晏海清坐回了原位。
晏海清最后看了酒保一眼,还是选择了跟在杨子溪后面。
坐在座位上,晏海清问:“你来过酒吧吗?”
杨子溪的嘴唇亲吻食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道:“来玩过,不要告诉别人哦。”
她的嘴唇微微向前撅着,晏海清竟然有点想亲上去。
杨子溪喝了一口酒,道:“果汁也行吧,毕竟你没有成年。”
晏海清:“……”
你也一样没有成年好嘛!
晏海清把目光从杨子溪的嘴唇上离开,喝了一口果汁,道:“表演什么时候才会开始?”
杨子溪说:“我也不知道,这个得问成碧了。”
说曹操曹操到,成碧不知道从哪里溜出来,一屁股坐在了晏海清旁边,看着果汁很诧异,道:“怎么喝果汁呀?”
杨子溪摊手,道:“陆……卖酒的不让我们喝,说未成年。”
成碧笑了一下,说:“文子就是这么麻烦,我去帮你们要。”
说着她又一溜烟不见了。
晏海清看着杨子溪的侧脸,没有忽略那个“陆”字。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你认识那个酒保吗?”
“不认识,”杨子溪答得飞快,想了想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晏海清,你喜欢哪种类型的男孩子?”
晏海清心里一跳,看着杨子溪的表情,问:“一定要是男孩子吗?”
杨子溪闻言一愣,随后想起来对方现在情系成碧,不由得暗叹自己的不严谨。她扑哧一笑,说:“女孩子也可以。”
晏海清沉默了一会儿,说:“很淡定,很成熟,对待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还经常帮助我,保护我。”她看着杨子溪道:“还有,很好看。”
晏海清几乎是怀着表白的心情在说这些话了,她以为杨子溪肯定能猜出来,因为这就是照着对方说的。可她丝毫没想过这个描述同样适用于成碧,让杨子溪理所当然的误会了。
杨子溪笑了笑,说:“好的,我知道了。”
她的笑容与之前无异,看不出反应。晏海清有些紧张,不知道杨子溪对自己的表白怎么看,忍不住追问:“你呢?”
你呢?喜欢我吗?
杨子溪说:“我啊,暂时还不想谈恋爱,所以也就没有类型这回事情啦。”
她以为晏海清在问她喜欢的类型,高中生不都是这样的么?喜欢聊一聊理想型,然后对着自己的脑补犯犯花痴。
晏海清听到“暂时不想谈恋爱”那里顿了顿,然后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谈恋爱?”
杨子溪揉了揉晏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