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承认自己醉了的那一瞬间,心里七上八下的。
说实话她并不觉得这个理由靠谱,从来只听过醉了的人说自己没醉,哪有人争着抢着说自己醉了的?
就看杨子溪信不信了。
晏海清这边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杨子溪那头却敷衍得不得了。她简单地接受了这个设定,随后道:“醉了的话,那我们就回家吧。”
说这话的时候,杨子溪甚至还盯着门外看,不知道在想什么。
晏海清一方面觉得放下心来,另一方面又有些失落。
这个吻来得太突然了,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要是杨子溪追问的话,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难道直说“我喜欢你”?
可是没准备好是一回事,杨子溪不问又是另外一回事。对方这样毫不犹豫地相信了,是不是说明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晏海清喜欢杨子溪的可能性。
晏海清心陷冰火两重天,恍恍惚惚地跟在杨子溪身后出了卫生间。
一出卫生间,便看见有个人倒在男厕所门口,还有两个看上去像是混混的男生站在那人面前,俯视他。
晏海清吓了一跳,斗、斗殴?
杨子溪目不斜视地经过,小声提醒晏海清:“别看。”
晏海清谨遵嘱咐,同样目不斜视地从那三个人旁边路过,余光却瞥到倒在地上的人有些眼熟,正是那个不让她们买酒的酒保。
酒保躺在地上,形容狼狈。也许是注意到她在看自己,他对着晏海清扯出了一个笑容。
晏海清吓得赶紧加快了脚步,脚尖撞到了脚后跟,都要贴在杨子溪的背后了。
杨子溪带着晏海清在舞池里找到成碧的时候,成碧正在疯狂地跳舞。
杨子溪在她耳边吼道:“晏海清醉了——我带她回家了——”
成碧点了点头,问:“要不要送——”
晏海清连忙摇了摇头,于是杨子溪拉着她出了酒吧。
一出来就感觉冷,把晏海清身上仅存的酒意吹没了。
杨子溪看了看周围,说:“打个的士回去,先送你回家。”
晏海清:“嗯。”
杨子溪站在路边等车,一边等一边问晏海清:“你没带书包,没关系吧?要不要回学校拿?”
晏海清摇了摇头,说:“妈妈不管我这个,没关系,就这样回去吧。倒是你……你爸爸真的有帮我们请假吗?”
正巧拦到车了,杨子溪一边笑一边坐进后座,道:“当然。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爸爸很开明的。”
想到杨永在同性恋上的态度,晏海清只能默认这个评价,然后坐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