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不喜欢成碧”的猜测在杨子溪心里沉沉地压着。
她之前觉得,只要不被陆阳文缠上,那么晏海清喜欢成碧也挺好的。
成碧有爱,有魄力,也有魅力——即使过于中二了一些。
她带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祈愿先入为主,于是默认了两个人相互喜欢,现在看来倒是多事了。
杨子溪回想起了种种迹象,发现晏海清对成碧并不算特别,不同成碧黏在一起、不和成碧做小动作、甚至不给成碧抄作业……这哪里是喜欢了?自己也真是有够蠢的。
并且,成碧刚刚插班的时候一直时不时往这边凑,虽然看上去是冲着自己来的,但实际上每一次都有晏海清在场。这么殷勤主动的性格,在成为同桌后反而收敛起来,完全不撩妹?
她才不信。
综上所述,成碧与晏海清并没有坠入爱河,完完全全是自己乱点鸳鸯谱。
杨子溪心中生出一种挫败,她一直以为自己带着25岁的情商和见识重生回来,就能够碾压一票儿的高中生,现在看来,反而是高中生们水比较深。
自己还需要修炼啊。
在这种莫名其妙的自省里,十八班迎来了一年一次的清扫校园任务。这个任务寻常得很,由每一届的高一生们承担。一个班级扫一周,检查结果要算在量化评分里的。
班主任十分注重量化评分,宣布这周的早自习和晚自习统统没有了,全部拿来为全校师生做贡献。
按照学习小组划分好地盘,一个小组负责一块,根据学校的量化评分标准给小组评分。每天表现最差的小组还要负责打扫当天的教室。
于是每个组都很兢兢业业,生怕自己组做得差了,平白多了任务。
常易身为这一组的组长,心里很是忧愁。因为他们这一组六人,实在是不太让人省心。
杨子溪有个迟到的恶习,即使用擦黑板来惩罚她,她也风雨无阻,一定要吃那家据说好吃到舌头都要掉了的米粉。常易看在心里,并不指望她能每天按时参与早上那一次清扫。
而成碧作风不羁,想翘课就翘课。上次跟班主任闹矛盾之后已经好几天没有来学校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她也不能指望成碧突然回学校来,就因为扫地这回事。
这样一来他们组的战斗力其实只有四个半个人,常易心事重重,觉得这周只怕要承包班上的清洁工作了。
杜宇照例心大,宣言道:“我们组肯定最棒!一天教室都不用扫!”
常易看了看杜宇,又叹了一口气。
他们这一组分到的是操场,虽然地方大,但是扫起地来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