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海清被巨大的幸福感冲昏了头脑,不管做什么都能联想到这件事情上面去。
喜欢是一件多么玄妙的事情,一个人能喜欢上另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更何况那个人也喜欢自己?
晏海清太高兴了,高兴到中午放学铃响了之后她还犹豫了一下,看样子似乎是要等杨子溪。
杨子溪冲她嫌弃地摆了摆手,说:“你快走,奶茶店见。”
晏海清这才嘿嘿笑了笑,风一般地跑了出去。
杨子溪看着晏海清的“英姿”,总觉得对方马上就要张开双手振翅飞翔了……
她摇了摇头,帮晏海清把所有的文具都整理好,又把书签夹在对方正在看的那一页,把练习册收了起来。
收完之后,她草草把自己的东西胡乱一推,只要不掉到地上就好了。
杜宇回头看了看,说:“怪不得晏海清的课本都摆的这么整齐,原来是你在帮她收拾。”
杜宇自己贯彻了一个高中男生的家政水平,课本、练习册和草稿纸全部是乱放的,每次老师讲试卷的时候他都要在抽屉里找半天。
他羡慕地看着晏海清的桌子,说:“要是有人帮我收拾就好了啊……”
杨子溪笑道:“你让常易帮你啊,常易的桌子比我的整洁多了。”
常易就是个处女座,东西放的一丝不苟,涂改液用完之后都要好好盖上,等到下一次用的时候再拿出来。
听到杨子溪提到她,常易吓了一跳,傲娇道:“我才不!”
杜宇的表情就瘪下来了。
杨子溪看得好笑,慢慢地走出了教室,去跟钟梨他们会合。
钟梨一看到杨子溪就笑,打趣道:“听说今天校队的给你告白了?”
篮球队的男孩子去教室找杨子溪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杨子溪一点也不吃惊钟梨会问。
她神色平静,表情淡定:“没有,就是砸了我的腿,想要请我吃饭而已。”
钟梨瞪大了眼睛,问:“什么时候!”
她下意识地认为杨子溪一定会答应。
杨子溪摊了摊手,说:“他想请,我没让他请。”
“为什么啊?听起来好像言情小说啊……可爱淘那种。”钟梨说。
杨子溪笑了笑,说:“但是他没有可爱淘的男主好看。”
钟梨一愣,看了看石尧,道:“已经很好看了啊……校草呢。反正比石尧好看。”
杨子溪若无其事:“没有晏海清好看啊。”
钟梨点了点头,赞同道:“那倒是……”
走了两步反应过来了,钟梨追上杨子溪,道:“说男的呢,你跟晏海清比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