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说来,成碧其实早就预测到了这个结果。
那天在后台表白之后,她便从晏海清的态度里看出了端倪。她清楚晏海清把感情寄存在了何处,只是没想到另一方竟然也这么快给出了回应。
成碧突然有一种失恋了的错觉,即使她根本就没有恋过。
她本来就心情狂躁,恨不得把十五年来对于父亲的愤怒全部倾诉出来,可倾听的人转眼握住了她心上人的手,于是心里的愤怒便化作了无边的忧愁。
自己似乎,总是不能如愿呢。
成碧摇了摇头,突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趴在桌子上,也不知是睡了还是没有。
趴了一会儿,她突然猛地坐起来,喃喃自语道:“我去上厕所。”
成碧烦躁地站起来朝门外走去,还没走到教室门口,就被神出鬼没的班主任叫住了:“成碧,你过来一下。”
杨子溪余光瞥见到成碧的沮丧,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清楚对方现在心里肯定很难受。
吐槽的*最强烈,要是一个人连槽都不愿意吐了,那一定是真的心累了吧。
晏海清对此毫无自觉,仍然抿着嘴唇,埋头苦写作业。
不过既然晏海清喜欢,那她也只好奉陪。
杨子溪有时候觉得自己也蛮绝情的,可是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既然已经决定交付给人,那就不要自作多情为其他人考虑太多。
杨子溪突然想问问晏海清:你打算怎么处理这段关系?可以公布么?
可以的话,公布给谁看?
成碧心系晏海清,所以能够一眼看出来。她又想起钟梨和石尧,虽然暂时被糊弄过去了,但是时间久了肯定也会被看出来。
不过那都用不着现在考虑,目前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好好谈恋爱。
杨子溪掏出mp4,分给晏海清一个耳机,轻声问:“听么?”
晏海清点了点头,把笔放下去拿耳机。
可杨子溪先一步,把小小的耳机塞进了晏海清耳朵里,末了还捏了捏晏海清的耳垂。
她亲眼看着那个小巧的耳垂变得通红,笑了笑。
晏海清有点诧异,震惊中又有着害羞,微微张着嘴。
杨子溪笑了笑,说:“写作业啊。”
晏海清的表情变了又变,眼神里写满了“你竟然撩我!”的控诉。
杨子溪拍了拍她的头,小声道:“乖,好好学习。”
晏海清愤怒地盯着杨子溪看,觉得坐在杨子溪旁边根本没办法好好学习,偏偏罪魁祸首还一副无辜的样子。
她们相互对视,一方无声指控,另一方继续睁着眼睛装不懂。